“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猫与少年歌】



07 good nite


这一次晚餐是王俊凯记事以来吃过的最热闹的一次晚餐,平时大家对王俊凯都是绝对的衷心和爱护,但是无形中总有一些距离,当真的坐下来在一个餐桌上一起吃饭,就有了一种家人亲友的感觉。平日里从来未曾注意过的,彼此之间一些八卦轶事,每个人的糗事……王俊凯头一次没有负担地,笑得很开心。
原来,他们也是可以有幸福的。
“啊啊啊啊啊!”
比手画脚讲地时候,汤洒到身上了,哄堂大笑之后,王俊凯抓着王源肩膀把他提起来。
“走吧傻子,换下衣服。”
把一脸囧样的王源拖出餐厅之后,听到背后还在传来一阵阵笑声,王源的脸黑得更惨了。

到了王俊凯的卧室,王源已经没心情欣赏这个简约又复古的欧式房间,碰了碰黏糊糊的汤汁,赶紧又在衣服干净的地方给蹭了。
王俊凯打开衣柜,王源就在后面瞎叫唤。
“你是什么人啊!衣柜打开不是黑就是白,难道你是色盲吗!”
没有接话,王俊凯随手抓了一件白T打在王源脸上。
“我以为你们的衣服都是那种中世纪的套装呢,哈哈。”
“我们有啊,但是不方便活动,现在异世很多人都在模仿人类世界的穿着了,包括住宅。”
“可你们还住着这土豪的城堡。”
“少废话了,我比你高点,但好在都瘦,你穿我的应该合身。”
眼看着王源还拿着衣服站在那儿,王俊凯皱着眉想催他,突然想到这小子该不会是不好意思。叹了口气,王俊凯绕到床的一头,手往后撑着坐着。感觉到王源坐在另一头悉悉簌簌开始脱衣服。

“今天…谢谢你了。”
“啊?什么啊?”
“晚餐,我觉得这样很好,大家都很开心。”
“谢我就别让我明天早上再吃那个干面包了!”
知道他已经穿好了,王俊凯转了个方向,盘腿坐上床。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会半夜把你扔回去?”
“哇靠你居然是那样的人!”
王俊凯哈哈大笑,露出两颗虎牙,样子一下子幼稚了起来。
“我觉得一切都好神奇啊!那个门,这个奇怪的世界,你们头上的耳朵和身后的尾巴,还有你们猫的样子。”
“但是你倒是接受地很快啊。”
“我觉得很有意思啊!幸好你们不是长得像魔戒里半兽人的那种样子,不然我肯定吓惨了!”
“那是什么?”
“哎没什么,诶,为什么你们的人型不是很完全呢?”
“不清楚,所有人都这样,身体、爪子和胡须都能控制,唯独耳朵和尾巴。”
“还有牙?”
“我牙本来就这样!”
王俊凯龇着牙展示给他看,王源眯着眼凑到他跟前,看完牙齿,眼睛往上,对上一双金色的眼睛。王俊凯就这么垂着眼看着他,两个人的距离不小心近得不可思议。一双眼黑黑的瞳孔里映着床头的壁灯,像两颗星星掉进去了,一双眼在长长的眼睫下泛着暗金色的流光,像温柔的河流深不见底。
两个人脑子都一片空白,不知道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样,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少爷,你们还要就餐吗?”
女仆娜娜的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两个人只用了0.1秒的反应时间离得远远的,背对着坐在床的两边。
王俊凯想尽量表现得镇定一些。
“咳,嗯,不了,你们吃完了就收拾了吧。”
“好的,那我先把脏衣服拿下去洗了吧。”
娜娜推开门,捡起地上王源刚扔下的脏衣服,若无其事地退出去,把门合上了。

房间内死一般的沉寂。
“哦对了!”
“哦对了!”
几乎同时,两个人用奇怪的语调说了一样的开场白,但没人转过身去看着对方。王俊凯差点就憋不住笑了,示意让王源先说。
“嗯…我朋友们一晚上没找到我,肯定担心死了。”
“你意思是今晚就要回去?”
“啊…我…哎算了吧,反正貌似不到48小时警方不会受理失踪案,他们报警也没用,晚上太恐怖了,还是明早走吧!”
“你心可真大,跟一群亡命之徒混了一个晚上,也不担心自己的安全,还放心的在这儿过夜。”
“我就是觉得,跟你在一起挺舒服啊,而且这里那么美,哪像亡命之徒住的地方!”
王俊凯有点噎住,被那句“跟你在一起挺舒服”击中了,感觉心跳漏了半拍。
“走吧,带你去客房。”
依旧没有敢看对方,王俊凯闷头往门外走去,王源依旧半步不离地跟上去了。

领他去了客房之后,王俊凯一手叉腰一手摸着自己的后脖颈,原地走来走去。
“你想说什么就说,转的我头晕。”
“我…刚刚突然想起来,你也有父母家人,他们会不会担心你。我…不太懂这方面的事…”
王源有小小的惊讶,好像是不懂他什么意思,又好像是懂了他的意思反而有些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有家人?”
“或许有过吧,但我没有小时候的记忆,一直以来,除了这个城堡和佣人们,我不记得我的任何家人。我一直是一个人。”
“哎!我爸妈不会担心啦!我们出来郊游来着,明早回其他人那儿乱编一个理由,后天回家爸妈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哎呀!”
王源莫名其妙地转移了话题,王俊凯只是笑笑,然后道了声晚安便出去了。

坐在床上盯着眼前的壁灯。
王俊凯一开始觉得是一个有点冷的人,不怎么理人,从来不笑,但其实这一切只是表面,真正的他就和一个普通的大男孩没什么不一样,对新鲜的事好奇,对没有关系的人心软。可王源刚刚才发现,或许正是因为他身上的谜团太多,背负的责任和无来由的苛责太多,使得他不得不为自己造一个面具,为自己的心修一堵墙。
就像这个壁灯一样,诺大的房间,靠着一盏灯点亮每个角落,外表看似冷光,凑近了一摸发现也热得发烫。其实它该有多累啊,没有其他的光能帮它分担,它只能亮着,亮着,直到生命消逝连同房间一起永远地黑暗下去。
其实他和王俊凯相处,凑合一算,好像只有三天,奇妙的是,他好像经历他很多的生活,看到了他很多面的样子。然后心…不由自主地想他倾倒,应该,是已经把他当作很重要的朋友了吧!毕竟,竟然为了能和他多呆一会儿,不顾自己其他朋友的安危和担忧…
暴躁地揉乱自己的头发,王源突然觉得自己好自私啊!明天怎么跟大家解释啊啊啊啊!

另一边王俊凯回到了树屋。其实他已经三年没有在自己房间睡过觉了,因为他现在回克尔堡的消息豹猫族还不知道,他在外面散布的消息,一直是他躲在人类世界。而那些愚蠢的豹猫,就算有办法在晚上野蛮地监视自己的房间,也没猜到他会专门在花园修了一座树屋,那里才是他真正的栖身之地。
想到这里,其实王俊凯一直在奇怪,豹猫族骁勇善战嗜血好斗,但是无脑至极这种事全异世都知道,为何白猫族的王子晋白要选择和他们合作呢?肯定不会是晋白犯糊涂,可是这么做的好处是什么?这么长时间了,却一直只有豹猫困扰着他们,如果晋白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迟迟不做第二个布置呢?豹猫又是为了什么,这么心甘情愿地和晋白合作想要除掉他们,纯粹因为好战?那天他们提到人类世界又是为什么,是不是代表着很早以前晋白就在监视着他?
很多时候,突发状况并不代表事情才刚刚开始,这恰恰表示了事情不修明面上表现的那样,没有很长的前期准备,是不可能存在一次毫无破绽的突发状况的。这种时候,事情往往显得扑朔迷离,觉得似乎所有的线索都绞成一坨,越是难理清楚的情况,越是要看到其根本的动机,动机是一切的源头,后面的东西,就能够推理出来。

夜微凉,时而有风,一个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抱着枕头横躺在床上睡着了,嘴里念念有词:晚安。一个在树屋里皱着眉头看着窗外的月亮直到疲倦地睡去。

有的人生来享福,一生平安无为,有的人注定奔波一生,用幸福换伟业,有的人平凡而又充满希望的等待,为了能遇上能为之疯狂的人并心甘情愿地守护其一生。
你是哪种人?
晚安。


评论(1)
热度(7)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