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猫与少年歌】

06 克尔堡的客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对这一幕表示不解,因为一向冷静的王俊凯少爷在听到这个陌生的少年喊出的一句话过后,竟然停下了动作,甚至表情有所停顿。王俊凯蹲在王源面前细细打量他,其实他不知道他在喊什么,但是总觉得有股熟悉感………
王源这才有机会看清楚王俊凯的脸,咳咳,从这个角度来说…也还是蛮帅啦。不过他的迟疑或许提示了些什么,王源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kk是谁,而这个少年却对kk这个名字有很大的反应,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忽略他人型这个疑点,其实面前这个人的黑耳朵黑尾巴还有金色瞳孔,还有那幅拽拽的冷冰冰的表情,真是和当年那只黑猫如出一辙。
这么说来,如果自己没有猜错,他就是kk咯?果然猫都是妖精啊,才三年就修成人型了,而且感觉蛮强的样子。
“你……”
看了许久,王俊凯才终于开口了。
“你终于想起来……”
跃跃欲试的王源激动地傻笑着,还没问完这句话,又被眼前这位“少爷”冷冰冰地打断了。

“你是谁啊?”
好吧,人家根本不记得了。
闷热的空气里弥漫着尴尬,王源就差没把豆大的汗珠挂在头顶给他看了。难道自己猜错了?
“你可能不记得了……”
这次又没等自己说完,这位少爷突然抖了一下自己耳朵,警觉地捂住他的嘴巴,虚着眼仔细盯着树林外的方向。往后做了一个手势,突然这群人变行动起来,有的去搬豹猫们的尸体,有的搬自己这方的伤员,还有人过来给他们松了绑。而kk……或许是或许不是,一边给他松绑,一边轻声细语地说了一大串。
“有人来了,我们得走了,你朋友没事,只是被我消除了这一段的记忆,现在我放开你的嘴巴,别说话。”
轻轻点了一下头,王源还没搞清楚刚刚那句话里的信息量,kk又开口了。
“现在来不及给你消除记忆了,我们马上就走,但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来过的事情。所以,你只能跟我们一起走了。”
“哦……啊?!”
没等王源反应过来,突然觉得一阵眩晕,这小子竟然把他扛起来了!虽然没成年,好歹是个大男孩了,居然被别人轻而易举扛在肩膀上,何等羞耻!正要发声反抗的时候,突然两旁景物极速倒退,自己竟然以惊人的速度移动着,哦不,应该说被人移动。
很快就看不到胖鱼了,王源意识到kk口中的“有人来了”应该是指自己的伙伴们,天哪,那自己失踪了他们该有多恐慌?

在一个看似普通的环境里,王源终于着地了,踉跄了几下,他觉得自己似乎有点“晕车”了。
“进去。”
现在的情况真是容不得自己反抗了,这里的人没有杀意,却无形地给自己一种压迫感,好像是他们永远不会把你怎么样,但除非他们让你,不然你永远走不了的感觉。
“噢…噢。”
答是答应了,可是王源根本搞不懂,进去,是要进哪儿去。旁边立即有人叹了口气,瞬间化作猫型,刺溜一下钻进了脚下一个不起眼的树洞。陆陆续续,周围的人都进去了,剩下kk一个人站在他背后。
“kk,相信我,我绝对不会说的,三年前我就没和任何人说过,三年后也一样!”
“进去。”
王源翻了个白眼转回身,一边狗爬的姿势爬向那个树洞,一边小声地学着王俊凯刚刚那句“进去”的拽样。耳朵动了动,王俊凯在他身后听得一清二楚,觉得很有趣。
明明已经很久没有对什么事物感兴趣过了。

穿过这个树洞,却还是从一个树洞里出来,王源好奇地四处张望,发现这里是一座小城堡的花园。米白色的古堡在阳光下静静地矗立着,那些金色勾边的装饰熠熠生辉,花园没有什么特别的装饰,平坦的草坪,道路旁的几个米白色花台,一切都是一副安静的模样。
转过身,kk从猫型换成人型,在他身后,是一个粗矮的老树,榕树一般的大树根甚至露了一部分在外面,茂密的树叶丛中隐约可见一个小树屋。叶影和阳光都斑斓地洒在面前这个不苟言笑的黑发少年身上,王源有一瞬间的失神。
“进去吧,这是我家。王源。”
“嗯,诶?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白痴,刚刚就想起来了好不好。”
王俊凯没等他,径直走向了门口。王源这才赶紧跟上,想到kk没忘了自己,不自觉开心起来,笑容又挂在脸上,开始叽叽喳喳起来。

一路奔洒着阳光,少年爽朗的笑声,一如当年盛夏,王俊凯觉得脑子有点晕乎乎的。

从进去那一刻开始,王源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瞪大了双眼,黑白菱格的地砖,长厅两侧全是风景油画,在暖黄色的射灯下显得如梦境一般,米白色的廊柱雕刻着蜿蜒的藤蔓一直到屋顶,很别具一格的设计。
王俊凯只是淡淡地对着一侧的油画说,“莫奈。”
王源觉得有什么地方很奇怪,莫奈明明是人类世界的画家啊?不过,很快地,又被天花板吸引,顺着藤蔓往上望,仰着脖子看上面一整块天花板的壁画,各种神话人物,仿佛置身天堂。
“哇~”
情不自禁不小心撞上前面的人,王源揉揉鼻子。
“你是来参观的吗?”
王俊凯好笑地转身望着他,王源一脸坦然。
“不啊,我又不付钱。”

王源从进了家门之后就不停地问问题,跟屁虫一样跟在王俊凯后面。
“那个树洞是怎么回事啊?”
“那是连接两个世界的门,门有许多,但是三年一换,只有自己去发现,我们也是前不久偶然发现花园的树洞成为了门的。”
“诶,kk,你到底把我朋友怎么样了啊?”
“对他施法失忆了而已,还有,我叫王俊凯,不是kk。”
“可是我明明看见你用什么武器刺了他。”
“那叫祭忆符,一种法术而已,可以操控受术者某一段记忆的修改或消除。”
“哇kk你好牛啊!”
王俊凯嗤笑一声,单手捏紧他的脸颊,王源嘴被挤成了个很瘦的8字型,惨兮兮地呜呜叫着。
“我说了别再叫我kk!难听死了!”
“呜呜…嚎的嚎的喔具凯!”
话都说不清了,王源觉得自己口水都快掉下来了。PJ和一位叫rita的厨房女佣略显惊讶,说实话,他们好几年没见过这么……怎么形容……这么“少年”的样子了。
一个15岁的少年,不应该整天把明争、暗夺的计谋挂在嘴边,不应该整天看些地图、边防图,不应该整天面对空旷的餐桌和内室发呆,应该笑,应该哭,应该无所顾忌,应该拥有甜蜜折磨和幸福的烦恼。

晚餐时间,王源兴奋地跳到餐桌旁挨着王俊凯坐下来,把白色方巾想小孩子兜口水的兜布一样卡在领口,旁边的佣人们都忍俊不禁。食物上桌过后,王俊凯也没理他,自顾自吃起来,整个餐厅安静地可怕。
王源有些奇怪的环视了一下四周站着的佣人们。
“诶,你们老是站着干嘛,来一起吃啊!”
“小…先生,我们是少爷的佣人,你们用餐结束以后我们收拾好了自然会去厨房吃的。”
“我知道你们是佣人,可你们不也是伙伴吗?下午还一起打架呢!奇怪了这城堡里又没有其他人干嘛还在乎这些啊!”
王俊凯放下手里的银餐具,用一种“你不就是其他人吗”的眼神看着他,王源高傲地甩了下头,喝了一口浓汤,吧唧着嘴吧,不理。
“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了,但是他们坚持。”
“哎呀,这浓汤好像淡了,PJ,能帮我拿点佐料吗?”
PJ端着托盘走过来,将托盘上的佐料盒俯身移向王源身前,趁着他毫无防备重心前移的一瞬间,王源飞快得喂了一口汤在PJ嘴里。从来没遇过这种“偷袭”,PJ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
“好了,管家带头破例啦,你们这规矩也没什么必要坚持了!诶诶诶,你们都过来吧!这么安静怎么吃得下饭!不怕你们少爷寂寞吗!”
“可是………”
“好了好了,你们真的不用在推辞了,现在克尔堡的情况大家都知道,我也一直把你们都当作我的伙伴,感谢你们的陪伴的守护,连饭都不一起吃,能算什么伙伴呢。”
话是对着所有佣人说的,可眼睛却一直没离开过王源。后者只是一边附和着对对对,说得好,一边笑着看佣人们惊喜激动的表情,当看到所有人陆陆续续在身旁就坐,rita和厨师于小冬陆续拿出所有人的餐具和更多的食物的时候,王源的眼睛亮亮的。
王俊凯轻轻弯起了嘴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下一章:晚安

评论
热度(6)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