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猫与少年歌】

04 克尔堡的少爷


王俊凯回到当时晕倒的那堵墙面前,往阴暗的角落走去,一阵光阴变幻,已然来到了异世。
这样的入口被称为“门”,其实人类世界里存在无数个门,往往都是一些无人注意的阴暗角落,或是无人前往的密林深处等等。猫族与人类,本应是亲密的存在。

急匆匆回到家里,换回人型,紧张地立在紧闭的大门口,看着雄伟的大门,刚伸出手,王俊凯脑子里就不由得幻想到这暗金色的纹理里渗出绀色的血液那番可怖的模样。甩甩脑袋,僵在半空的手抓了下头发,细长的黑尾不奈地摆了摆。
“stop王俊凯!他们不会有事的!门还好好地关着就证明他们没有怎么样!再想些触霉头的画面才是真笨!”
抖了抖头顶的尖耳朵,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入眼的是一片绿茵茵的草坪和几个白色的花台,一切风平浪静。穿过花园到了正门口,王俊凯焦急地敲门,没多久,里面传来一个冷静的声音:
“谁?”
“PJ!我!是我!”
“少爷!”
伴随着惊喜的声音,一位管家服饰40岁左右的男人打开了门,还在门口,两人就激动地抱在一起。
“你们怎么样了?”
“这……先进来再说吧少爷!”
很快地,他回来的消息,堡里所有人都知道了,全部挤在了内厅。等王俊凯洗去风尘,壁炉已经温暖了整个内厅。
“少爷…不用我说我们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就剩这么多人了………”
所有人都没有了刚刚少爷归来的激动,只是低着头,一片肃穆气氛。

两天前,克尔堡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遭到豹猫族的攻击,堡内所有人都参与了战斗,尽管豹猫生性凶恶,可是克尔堡的所有人都有不错的身手,一开始还能抵抗。
异世这样的事太多了,袭击、战斗,太多没有来得及分析解释的原因,太多不了解的纠葛和利益争斗,让人根本无暇顾及对方偷袭自己的原因。但是有一点不会变,战斗的前提,一定是有利可图,不然在这乱世没有意义地贸然损兵折将,简直是自杀行为。
这件事奇怪就在于,克尔堡的任何人,包括他的主人,王俊凯,也想不到任何和豹猫族能扯得上联系的地方,甚至据他所知,这里也没有他们可以图的利益。
那就只可能是试探了。
让人苦恼的是豹猫的人越来越多,竟然有包围的架势,这根本不像是试探而已。王俊凯在最前面,已经受了不轻的伤,管家不忍,让王俊凯从还没被入侵的侧门先逃。当时的情况已经不容他再犹豫,如果连他也不能出去,那么他想知道的一切身世都将彻底磨灭。而克尔堡的人如果都逃掉,那整个城堡的一切都将丢失。
咬着牙,在几个仆人的掩护下顺利地逃了出去,浑浑噩噩之中,王俊凯竟然想不到任何可以去的地方,可以求助的人,正晕头转向的时候,却被追兵的流箭划伤了眼角。容不得一分喘息,王俊凯最后逃到了人类世界,才得以甩开他们。

“其他人…是逃了,还是已经………”
管家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一口气。王俊凯发现他两鬓夹了一些白发,眉目间也苍老了许多,再环视了一圈疲惫的所有人,看样子大家这两天,没人过得舒坦。
“少爷,他们都是勇士,没有一个人后悔。在决定跟随你的那天,就已经做好了亡命的准备。我们都是没有家人的人,无牵无挂,就当为了你死,我们也算找到了价值和意义。”
王俊凯难以形容他现在的感受,垂在身侧的拳头握紧。
从小就没有温暖的家的记忆,在他记事以来,就住在这里,身边只有PJ。在这混乱的异世,靠着天赋和才能,他和PJ招兵买马,找到了许多没有顾虑和牵挂的人,用人格魅力收服所有人,渐渐地有了今天的克尔堡。
可是一次突然的袭击,克尔堡就快喘不过气来。王俊凯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痛恨无能的自己,如果自己能够强大一点,再强大一点,克尔堡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任人宰割,自己也能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
却从没想过,其实他也只是一个12岁的孩子。本不应该经历的一切黑暗,都如附骨之蛆一般啃噬着他的灵魂,跳过了所有的童真和脆弱,他只能从坚强和独立开始成长。

不知道是何时散场的,王俊凯浑噩地回到自己房间,回想起PJ描述的情况。
在自己逃走之后,克尔堡剩下的人负隅顽抗,死伤加重,却从未放弃,豹猫族的伤亡也在增加,加上没有追到自己,于是权衡之后豹猫族的人还是撤退了。所有人如释重负,虽然牺牲了很多人,但好在保住了克尔堡。

而豹猫族现在也不清楚到底是永不再侵犯还是暂时撤退,后者可能性明显更大。从他们没有追杀成功便撤退来看,他们的目标一定是自己,而不是克尔堡。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以豹猫族的智商,他们现在应该还猜不到这么快他就回来了,或许还潜伏在人类世界四处寻找。
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什么,但只要自己隐藏得够好,应该能够争取到很长时间。
王俊凯躺在床上整理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眉头深皱。几天的劳累加上身上的伤初愈,实在困得不行,朦胧之际,他居然不可思议地想起了王源那小子,想到他无所顾忌的哭和笑,心里有种混杂着说不清的情愫的羡慕。
想着想着,几乎是昏过去一般的陷入了沉睡。
如果他也能这样活着……
做个人……有多好……

另一边,王源的生活乏善可陈,小学时遇见的黑猫的那段经历已经成了神话一般的存在,三年里,从来没有忘记过一点细节。好像把那段奇遇当做唯一和别人有所不同的回忆一般,呵护着,不让任何人分享。

记忆可以尘封,画面,也连同感觉,可是它永远丢不掉,埋藏在心底,等待着哪一天,某个记忆中的人,霸道地打开尘封的枷锁。



05 三年后的重逢


某日阳光灿烂,虫鸣鸟啼,绿荫丛丛,夏日的郊外吹过的风好像都带着一些暖气的意味。
一如三年前的某一天。
王源的班级组织了一次郊游,地点在远离城市的某个乡村,来这儿的第一天,大家已经急不可耐地跑向了村旁的一座山上,大片大片的草坪和果园,肥大的甲虫和清澈的山溪,对城市里的小孩来说,像乐园一般新奇和激动人心。
往山里的更深处看过去,密密匝匝的树林耸立,大景像山上铺了一层绿毯,丛丛的冒出许多绿帽,仔细分别又发现都是一棵棵高矮胖瘦都相差无几的树。
几个胆子大的人决定“丛林探险”一番,王源觉得总之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危险,便也跟着去了。
“真没意思,敢情这山上只有树啊!连个兔子都没有?”
“应该是走得不够深吧,有东西也不会总是徘徊在离人接近的地方。”
“这鬼地方哪来的人,我看村子里的人除了砍柴根本不会进这个林子里来,再说了现在哪儿还有人使柴火的。”
“再怎么说树林的入口总会有人嘛,外面不就是果园吗。”
“好吧!那咱们兵分三路,不同地方都去看看,一个小时回这儿集合,都说说有什么新鲜的~!”
“好!”
“好!”
“好!”
几个人商量一番,最后决定分开看看,王源想到那句“兵分三路”就哭笑不得,又不是去打猎,难不成还要包围什么吗。不过玩儿也要认真才好玩儿,于是王源和最高最壮的胖鱼分到了一组,往最深的树林腹地走。

胖鱼当然很胖,不过之所以叫胖鱼,有一个很简单的原因,这家伙超级喜欢吃鱼,号称吃过所有带鱼字的东西,这样的大话自是没人相信的,鲨鱼这些都不说了,难道所有鱼类的保护动物都吃过?所以大家总是用胖鱼吐槽他。
14岁的王源完全没有小时候肉肉的感觉了,除了脸颊有点肉以外,身上瘦的只剩一把骨头。所以小伙伴们也算为了“实力均衡”,给王源配了个最结实的人。王源转着精灵般的眼睛,心说自己那么聪明,胖鱼这种低智商的家伙,还怕他拖自己后退呢,什么实力均衡,看不起我呢!

“等等!前面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王源突然停下脚步,眯起眼睛仔细看,像是有群什么东西快速地朝这边过来了。该死!不会这么倒霉真有什么野兽吧!抬头看了看天,艳阳高照,王源有点奇怪什么野兽会大白天的一群一群地飞奔,赶着迁徙?
想不了那么多,王源赶紧示意胖鱼往旁边撤,躲进了一个大石块的暗处。果然跟他想的一样,不是野兽,是人。石块的外面,传来了一阵说话声。
“够了,再往外走可能会遇见人,要决斗就趁现在!”
“哈哈!王俊凯!克尔堡的少爷!你果然最在意的就是人类世界,晋白那小子果然没有骗我们!”
“这样就把计划暴露了,你们豹猫族也真是名副其实够蠢啊!”
“你!……”
两边听起来剑拔弩张的架势,被叫做豹猫的那一方好像怒气更深了一些。
“我就奇怪了,碰到人又怎样,看到我们人型的人,来一个杀一个不就完了?你还小心地跟个宝似的,莫非你是人类的野种啊!啊?哈哈哈哈哈。”
王源刚准备悄悄探头,看看情况,听到“来一个杀一个”就莫名地背后一凉,赶紧缩回去,不自觉闭起气来。
“少废话,轮不到你管!”
一阵啸声,夹杂着冷兵器的碰撞声和风声顿时大作,旁边的胖鱼听到了竟然吓得脸色惨白发起抖来。王源捏了捏胖鱼肩膀,示意他们没有被发现,这里还是很安全的,等他们结束了我们再走。

从刚刚两方为首的两个人的对话看来,他们貌似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不过一定具有人型,不论是说话和手持兵器来看,应该和常人没什么不同。豹猫族?难道他们其实有人的身体但是脸长得又像豹子又像猫?王俊凯?这么“人”化的名字,难道他是真正的人?或是豹猫说的是人和他们种族的………天哪,自己到底遇上了个什么事情!
不知道过了多久,从自己已经麻得无法再动弹的双腿看来,时间肯定远远超过了和伙伴们约定的一个小时。背后的野兽一般的叫声和撕扯血肉、痛苦的惨叫声才终止了。听到一切过程的王源和胖鱼心里很不舒服,王源嘴唇有些发白,背上直冒冷汗,胖鱼已经吓得快要虚脱了。
意识到声音停止过后必须看看情况,不然伙伴们发现他们迟迟未归迟早也会找过来,与其让他们撞上这一片狼藉,还不如自己先看看现在的情况还能不能先走了之。
刚刚谨慎地探了一下头,发现想象中满地横尸的场景并没有出现,除了一些血污之外,躺在地上的竟然是……猫?无法形容现在的惊讶,王源脑子有些不够用,刚刚明明是人在说话呀?往外围看过去,是一群就地休整的人……呃,人?王源发现他们全部都是人的模样,除了……多出来的尖耳朵和五花八门的尾巴………

深吸一口气缩了回去,和胖鱼面面相觑,胖鱼还没来得及开口问他看到了什么,只见王源使劲揉揉眼睛,再次深吸一口气探了头出去。
这一次他非常确定,那些耳朵和尾巴都是长在他们身上的,有的坐在地上喘气,有的上窜下跳处理伤员,更匪夷所思的是,那些晕倒的伤员都是…猫!
正当王源憋着一口气的时候,刚缓过劲来的胖鱼突然干了一件王源此生都难以忘怀的蠢事。
他居然打了一个屁!
老天!这样紧张,恨不得自己隐形的情况,居然有人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屁!还是一个绵长的震天响的大屁!无法解释心中的郁结,王源知道对方肯定察觉到了,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小心翼翼的步步紧逼。本来想轻轻出声跟他们谈判,谎称自己没看过他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看能否有转机,毕竟虽然他们貌似很介意接触人类世界,但两个人在这儿蜷得太久,施展不开肯定逃不掉的。
结果,那个笨鱼吓得魂不守舍,竟然像梭子一样起身逃跑了,天知道他哪儿来的爆发力。王源蒙上眼不忍直视,胖鱼的结果可想而知,还是被抓回来了。自己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一同暴露了。

被五花大绑地捆在粗木上,背靠着树,胖鱼在背后那一头一直哭,王源已经没有力气再说他了。 一个样子很干练的中年男人瞟了瞟胖鱼的样子,径直走向王源。
“叫你的朋友别再哭了。”
“呃,叔…叔叔,你也看到了,他现在什么话都听不进,是被吓的,你们到底打算把我们怎么样啊!”
“我们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因为,你们压根不会记得我们。”
还在琢磨这个人话里的意思,就看到一直屈膝坐在他身后的一个人缓缓起身。黑发金瞳,身材修长,半裸着上身,肩胛处一条长长的血痕,衬着麦色的肌肉纹理更加清晰,只是依旧看得出少年的身板。
看着他慢慢朝自己走来,王源心里莫名地腾上一股熟悉感,少年有着不同于这里任何人的纯黑的尖耳和长尾,稳重的步伐带着一些冷意,垂眼看着呆呆的王源和闹腾的胖鱼。王源只觉得面前的人挡住了好大一部分阳光,再怎么眯眼也看不清他的五官,只有金色的轮廓和他的眼睛相辉映,有如天神一般,看着看着发起呆来。
没等他发呆多久,这位“天神少年”从左手护碗里取出一支短柄物什,像没有刃的刀,又像百倍粗的绣花针。还没等王源反应过来,“天神少年”抬手对胖鱼就是用力一刺,王源用余光瞟到,貌似直刺的是胖鱼天灵盖。
这简直太血腥了!
奇怪的是没有听到胖鱼其他声音,只是停止了哭泣,安静地仿佛睡着了一般。不会是连惨叫都没有机会就被一击毙命了吧!王源绝望地紧闭双眼,脑子里还在想着胖鱼现在可能的模样。“天神少年”绕到自己面前,王源知道,下一个就是他了。

在感觉到劲风靠近自己头顶的前一秒,王源鬼使神差地叫出了声,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喊这一句话。

“kk救我!”


———————————————————

下一章:克尔堡的客人


评论(2)
热度(11)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