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承诺在你口中请你记住轻重】凯源/短/20年后的婚礼

承诺在你口中请你记住轻重


#凯源#
#王炸#



欧式风格的别墅里,正酝酿着一场小小的婚礼。
美酒名画,精致点心,粉花白纱,和高高的结婚蛋糕。
新人是娱乐圈的名人,且都不愿意婚礼受外界一点干扰,索性只邀请了双方要好的朋友及亲友。
虽然简单,好在最重要的人们都在,场面温馨美满。

仪式在12点整开始。仪式之前,宾客们在弦乐队演奏的温柔曲调下喝酒聊天,品尝甜美可口的水果糕点。

穿着白西装的王俊凯一把缆住易烊千玺的脖子。
“千总!你来了!”
易烊千玺挣脱束缚理了理自己的衣服。
“拜托!今天是你俩的大日子,能规矩点儿吗?”

刚准备接着说,这时候又来了几个朋友,一群人开始热闹地交谈起来,话又吞回肚子里。
聊天间隙偏过头用目光搜索,发现也穿着白西装的王源这时候还一头埋进五颜六色的点心桌里,不停往嘴里塞东西,形象全无。
说好的偶像包袱呢?
可能是感觉到了自己的视线,王源抬起头,鼓鼓的脸颊还包着东西,朝自己眯眼嘿嘿笑了一下。
易烊千玺叹口气,摇了摇头又继续着交谈。

王源吞下嘴里的点心,用餐巾纸擦了擦嘴角。
嗯,也不知道吃不吃得回本。

看到王俊凯被众人包裹,他停下来静静地观察着他。
人群里的他穿着唯一的白色,就像为王加冕的圣光,他生来就该是站在中心的人,享受众人的鲜花和祝福。

曾经,两人都还年少。
一个宠得无法无天,一个爱得无可救药。

他总喜欢抢他的东西,无论有没有意义;总喜欢吐槽他,无论他说了什么。
可是他会在他睡觉的时候垫好靠枕,在他上台前紧张的时候逗他笑,在他厌食的时候看着他把面吃光…

王俊凯,全天下都知道你爱我了。

而他,喜欢在他面前撒娇卖乖,犯蠢搞怪,喜欢抱怨他啰嗦,喜欢跟他争谁最帅…
这样,就能让他的目光永远停在自己身上。
再也看不到任何人。

也是会因为一点小事,将争吵当儿戏,可是被他拥抱过就抛之脑后。
洁癖到容忍不了随意扔在厕所的衣物,却愿意跟他同用一双筷子吃菜。
顽皮到他喊不住管不了地疯闹,却能因为他短时间的缺席难过得流泪。
或许这就是青春的趾高气扬,所以可以口是心非,可以猜来猜去,可以不管不顾。
毕竟,一辈子还剩下那么长。

“王源…你怎么来了…”
王俊凯端着香槟向他走来,打断了他的回忆。

而现在,两人不再葱茏。
一个不再无法无天,一个还是无可救药。

“啊,我还没喝香槟呢!喝香槟吧!”

王俊凯看着王源沉默着一杯一杯地灌酒,心疼得说不出话。

“够了,别喝了。”

“不够,根本不够。”

“我说够了!”

想伸手拦下王源嘴边的酒,凑近的瞬间没想到王源反而倾过身靠住他,将头抵在他的肩膀。

“我还想吃回本来着…我怎么这么傻…”
“不管我怎么吃,怎么喝,怎么都回不了本。”
“20年的时光和感情,怎么可能回得了本?”

不用想,王俊凯也知道王源肯定已经红了眼眶。
小时候他总有办法在他哭的时候逗他开心,然后在他擦干眼泪之后笑话他是红眼兔。

抬手想将他圈进怀里,却想到今天是什么日子,又艰难地收回了手,无力地垂在身侧。
王俊凯低下头,如鲠在喉。

“源源…对不起…”

我再也没有办法逗你开心了。

“我不想祝福你,可我还是来了,因为我想,至少,能跟我爱的人…走一次结婚的红毯。可是…我还是没能够做到。”

王俊凯知道,他之所以不肯抬头,是不想让他看到他软弱的眼神。
而他也不希望他抬头,因为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痛苦的表情。

缓缓地后退半步,王源垂眼将胸前的绢花取下放在王俊凯面前,留下一句话,绕过他,走向了他身后的出口。

“还给你,替我谢谢新娘的好意。”

桌上的绢花艳得像血,夹着一张红色的宣纸,纸上的四个字像刺一样溜进眼里。

伴郎:王源

指尖发白,桌子的边缘快要被王俊凯捏碎,他却没有觉得有一点释放,胸口的闷痛反而愈来愈烈。
这颗心,真是疼得都不想要了。
别墅的大钟敲响第十二下,仪式开始了。

同一时间,别墅外下山的空无一人的马路上,王源走地很吃力,腿脚发软,就像个病人。

“你们今天在上帝和众位亲戚朋友面前,举行结婚仪式。因此,我要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要诚实回答,彼此应许。”

牧师的声音在安静的厅堂响起,有的人一脸羡慕,有的人神情复杂,而新郎,面无表情。

十天前,巡演结束的庆功宴,王俊凯把王源拉到外面。
“源源,我要结婚了。”
“谁?”
“我。我要结婚了,十天之后。”

王源难过地躬下身体,双手撑在膝盖,大口地呼吸着。
他似乎猜到,身后别墅里的婚礼已经开始了。
那场,他爱了半辈子的人,和别人的婚礼。

“童小姐!你将与王先生结为夫妻。无论他疾病健康,贫穷富足,你都愿意爱护他,安慰他,帮助他,忠诚对他,终身不离弃他吗?”
“我愿意。”

亲口在王俊凯嘴里听到婚讯的王源像头暴怒的小兽。
尽管内心深处明白生活的难处和无奈,但是当真正得知会失去的时候,还是放弃了理智。
说过的,他还是爱得无可救药。
“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骗我!?”
“我从来没有,也绝对不会骗你!”
“你还爱我吗?”
“爱。”
“那为什么要结婚!!”

王源好不容易立起身,眼睛被泪水蒙住,视线一片模糊。抬手拭泪的时候,却脚下一软,踉跄地摔坐地上。
忍不住自嘲地笑起来。
越笑越大声,怕会听到远处传来婚礼进行曲。

“王先生,你将与童小姐结为夫妻。无论她疾病健康,贫穷富足,你都愿意对她一生忠诚,付出毫无保留的保护和爱吗?”

原谅我的食言,我先牵起的手,却也是我先放开。
只是有时候世间的守护,必须先要伤害。

王源笑累了将头埋在膝盖中间,又呜咽起来。
已过而立的人哭了笑笑了哭,就像个十几岁的小孩。
可是现在的王源已经记不清自己几岁了。
在他走过的年岁里,满满的都是王俊凯的身影。
每一个有王俊凯的年岁,对王源来说都是一样的,因为除了王俊凯,其他的,可有可无。
三十多岁的大人又怎样呢?没了王俊凯,王源照样可以像十几岁的小孩那样哭泣。

原谅我的出席,只为献礼。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而我并无权去破坏,唯有庆贺。

新郎王俊凯轻轻合上眼,想起20年前那个夏天,他们在台湾玩得很开心,两个人挤在被窝里细语。
他勾起他的尾指,兴奋地承诺,要带他走遍全世界所有好玩的地方,他激动地点头应允。

左手抓紧了右手隐隐作痛的尾指,王俊凯缓缓睁开眼。

“我愿意。”

-END-

评论(12)
热度(28)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