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卿热



10


十多天过后王俊凯也考完了试补完了课,在离春节还有几天的时候终于开始放寒假了。
他们约好明天去吃饭看电影,这应该算第一次正式约会吧。
想想觉得真不可思议,这半个月像是在梦里偷来的似的。
每个电话、每次聊天、每次见面,貌似都和以前一样,却又有点不一样了。
  
“老王明天到底去哪儿吃啊不可能去麦当劳吧!”
“不是想吃烤肉吗?”
“我不,自助的肯定吃得撑死了,到时候看电影怎么吃爆米花?”
“哈哈!”
电话里传来轻柔的笑声,王源觉得右耳有些麻,将听筒换到左耳。

“没关系,你喜欢就吃呗,我会监督你的。”
听他这么说,王源还是稍微放了下心。
  
“晚安。”
“晚安!”
  
王源挂了电话像往常一样入睡,却怎么也睡不着,希望明天快点到来,又害怕明天来得太快,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有时候一样的人一样的事,当身份不同了以后心情也会变得不一样。
  
睡得实在太晚,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在准备午饭了,抚额叹了口气,幸好约的不是吃午饭。
走到厕所镜子前自己把自己吓一跳,这只熊猫是谁?
使劲儿拿热水搓了搓脸,又用冷水冰了冰双眼,仔细一看,黑眼圈还在。
他也真是天真,这怎么可能一时半会儿消得掉。
  
“妈!我不吃了!饭给我留着,我午觉起来再吃!”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午饭和午觉调换一下。
嗯,多睡会儿黑眼圈一定能够消掉。

王源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嘿我懒得管你,不吃都可以!”
关上卧室门,妈妈的声音被挡掉一半,火急火燎地盖上被子开始数羊。
可能真的是昨晚睡得太不好了,这个午觉从中午一直延续到半下午。
而且他还是被电话吵醒的。
  
“源源你在干嘛”
“嗯…我刚……睡觉呢”
王源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
“睡觉?你可真行,现在都四点了,还好我想起来打电话提醒你,不然你不会放我鸽子吧!”
“啊四点啦!不不我,我马上准备!”
“好了别慌,我五点半来接你,一起走。”
“哦要骑车吗?”
“你睡傻了吧!出去约会骑什么车!别再发傻了快去洗脸吧。”

赶紧洗脸换衣服,摸摸肚子,咕噜噜地叫。
嘿嘿晚上吃自助餐的话还挺合适哈。

站在镜子前,换了好几件衣服,鲜艳的、活泼的、卖萌的、帅气的,王源反而不知道到底该穿什么,恨不得连领结都戴上。
结果选来选去,最后还是穿了一件墨绿色的灯芯绒衬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的牛角扣短大衣,卡其色牛仔裤。
还是平时的样子看着舒服。
手里的那条绿围巾围起又取下,不戴应该会冷,但这真的太丑了。
王俊凯也不是没有见过这条围巾,不过王源觉得第一次约会真的不想将它带出去丢脸…

看看时间五点十五,还是先下去等他吧,在家这么几分钟也没事做。
最后还是决定不戴围巾了,穿上鞋就飞奔下楼。
  
单元门口正对小区游泳池,旁边有个小亭子。
一个带耳机的少年懒懒地坐在亭子里,无聊地玩着耳机线,藏青色长款也是牛角扣的大衣,颈肩围着一圈圣诞红的围脖,低着头。
他的下巴嘴唇缩进围脖里,修长的双腿被黑色牛仔裤包裹,痞痞地岔开右腿,时不时地晃悠。
  
王源发现,两个似乎打扮得挺合适,精心却不夸张,特别但却安稳。
就像两个人的感情。

看看时间,他明明早下来了十分钟,可是看王俊凯的样子等了他有一会儿了,难道是他表出问题了?

快步走向他,注意到他旁边放了个纸袋,里面有一坨红色的东西。
“你等了很久吗?”
直接撤掉他的耳机。
“五点来的。”
扯了下嘴角,王俊凯拍拍旁边的位子示意他。
“先坐,有东西给你。”
说完拿出纸袋里的东西,是条围巾,和他脖子上的一模一样。
  
乖乖低着头由着他摆布,王源看到他把长围巾一圈两圈圈给他套在脖子上,再拴个结藏好角,这样看长围巾起来就像围脖。
王俊凯一边给他戴围巾一边说,“这是新年礼物,我买的时候也没准备买两条,想到我们还没有两个人的东西一冲动就买了”
顿了一下,“再说你那条围巾也太丑了。”

说完最后单手轻轻给他整理了一下。
就像一位艺术家欣赏着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手在王源头上轻轻揉了揉,又轻轻地说出两个字。
“好看!”
  
围脖舒服的棉线带来温暖的感觉,王源笑眯眯地回答
“谢谢大哥的红包。”
  
他们也有了只属于两个人的东西,第一个相爱的证据。
  
新年还没有正式来到,王源却仿佛听到哪里敲响了钟声。
有光屁股的小天使微笑在天空绕着圈。
有圣光穿过厚厚的云层映照在清澈的喷泉。
有教堂传出唱诗班妙灵的歌声飘进他的脑海。
  
现在这样,就是幸福了吧?
  

评论
热度(17)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