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卿热

  
8


冬夜晚风太冰,走了圈操场王俊凯看了眼恢复正常肤色的王源,还是决定慢慢骑车回家了。
路上王源问了他肖露的事儿。
“露露人挺好,我们一起上吉他课快一年了吧,但是她有喜欢的人,你别想歪了。”

露露?!
露露!!!
“你叫她露露?!”

因为投入了深沉的情感,这句话被王源问得阴阳怪气的。

“哈哈哈大家都这么叫她呀。跟你说了她人挺好,不过我也只是上吉他课和她一起,平时也没什么走得很近的时候。”
他大笑的三声一下让王源觉得自己小气又矫情。
不是决定要做一个大气的人吗!

哎!
 
到了巷口,王俊凯静静地看了王源三秒,然后眯起眼温柔地笑了一下。
“明天见。”
王源本来有点狰狞的面部表情一下变得柔和。
开心地回了一句“明天见!”

就像每天都要说的明天见。
今天却感觉特别不一样。
  
这个巷口,有每天清晨的第一眼和傍晚的最后一眼。
王源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地方。
  
到了家,面对盘腿坐在沙发上快要燃起来的母上大人,王源低着头挪到她面前,小声的解释。
“王俊凯有东西忘在我这儿,我给他送过去。”
起身叉腰,妈妈使劲儿戳着他的额头。
“送东西?你们俩这一天到晚见面的,急着这会儿送?”
王源挺直腰板,“他就是急着要呢,我怕去晚了他晚自习下课了!”
妈妈稍微消了点火。
他就知道,只要扯上王俊凯,妈妈肯定不会说什么了。

哼,像王俊凯这样的别人家的孩子,只准你拿他给我洗脑,不准我拿他挡你的怒火吗?

洗漱完了躺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的脸颊很酸,摸了摸才发现自己竟然傻笑了那么久。
渍渍,王源儿,今天的节奏太快啊!
  
看了看表,十一点三十五。
以往这个时候王源早都睡死了,今天却意外亢奋合不上眼,一冲动就走到了电话跟前。
响了两声。
“喂——”
王俊凯压得低低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这是他第一次给他打电话。

原来他的声音在电话里听起来是这样的。

听到耳边比平时更有磁性的声音,王源心里又开始打鼓。
“喂…王…源儿吗?”
糟糕,刚刚走神了居然忘记说话了。
“嗯嗯嗯是我是我,你睡没有?”
“快了,刚刚在做题,我就猜你今天会给我打电话。”
刚刚还紧绷的肩头已经松下来,王源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线,“为什么?”
“因为今天你听不到我说晚安肯定睡不着”
“哦你又知道了,你什么都知道!”

很奇怪,见不到人,却好像他就在自己跟前。

大概二十分钟后王源终于觉得有些疲了。
王俊凯听出来,笑话他这个低年级同学睡得早。
“晚安。”
“晚安!”

见不到那头的你,但是想像得出你温柔的眼和宠溺的嘴角,对着空气也可以画出你的样子。
和刻在心里的一模一样。
  
一夜无梦。

王源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了,肚子咕咕叫。
看样子肚子是他身上唯一还没适应放假的部分。
在家里晃了一圈,爸爸上班妈妈也去单位了,桌上盖着早餐,客厅的窗帘敞开,亮堂堂的地板前可以看到阳光里漂浮的灰尘。
今天家里看起来真美~
喜滋滋地坐在桌前开始吃早饭,王源在想现在王俊凯在做什么昵?
上课吧,可怜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已经放假了就嫉妒着呢吧?

现在他会不会想到我呢?
尽管上课,再认真肯定也免不了要想起我的。
你看,数学课一做几何看到圆就能想到王源吧;语文课一背古文看到王维就能想到王源吧;物理课一做力学看到圆球就想到王源吧。。。
  
嘴里的馒头嚼出了淡淡地甜味。

原来恋爱的感觉是这样的。
单箭头的时候你的一切患得患失,你编造的一切剧本都是独角戏,主角的存在只是臆想,那时候的你疯狂但无助。
当你的心得到了回应,你便知晓在你看不见的时候,那个人也像你一般在患得患失编写剧本。
那时候的你所有甜蜜的心情都因为一个安心。

“妈呀!出大事了!”
空荡的餐厅充斥着王源惊恐的惨叫,手上的筷子也握不住了。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周!月!绮!”
噢!我天!
一手抚额无力地趴在餐桌。

周月绮喜欢王俊凯,王源是去帮她要回答的,结果自己反而告了白抢了她喜欢的人。。。
  
周月绮不打死他才怪。
不过他要是实话实说才傻吧,这时候当然要装无辜…
下周返校拿通知书的时候…
算了能躲就躲躲不掉也要冷静面对。

这样想想,王源头皮还是一阵发麻。
  
那天之后的每天晚上,王俊凯都会在10点准时给他打电话,有时他们聊到10点半,有时兴奋起来要接近11点才有困意。
白天王源忍住不去骚扰他,要么在家里打打游戏,要么出去找胖虎几个打球。
快期末这一个多月电脑碰都不能碰一下,现在可以一次玩个够反而都没那个力气了。
为了躲周月绮王源现在连qq都不敢登,因为即便隐身也能时不时收到她的轰炸。
  
哎好累啊,这就是青春吗?
  
关掉飞车界面,那跑道盯久了盯得他眼睛疼。
要怎么打发时间呢?
隐身登上qq,忽略掉周月绮无数条消息,进了王俊凯空间,一条一条地翻他的留言板。
十条有八条都是女生。

  ——中午吃到了最喜欢的菇,突然觉得很开心,其实幸福就是这样的吧,一瞬间的满足
  
“嘿这女的还真搞笑呢你吃到菇跟老王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卖菇的,这有什么好留言的!”
  
  ——回踩回踩_xl0
  
“怎么回事啊,怎么是回踩呢,难道王俊凯那白痴也踩过那么多次?”
点进那女生的空间留言板,原来王俊凯就留过一次
“谢谢笔记帮上大忙了。”
  
“哈哈这女的真是自作多情人家留一次你要回踩十次。”
  
  一你推荐的那首歌我听了好喜欢啊
  老王回复:哈哈明天再给你推荐一首
  
“什么!这条留言老王居然回复了!这人是谁?”
点头像可是空间进不去仅对好友开放,心痒痒地快速翻留言,发现这个叫露水的人留了很多,大部分老王都有回复,不过内容都极其平淡。
看样子应该就是肖露。
关掉王俊凯空间,深呼吸。

“老王喜欢的是我,肖露水,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爱里有一种奇妙的共性,对方的心意明明最清楚的是自己,却总是忍不住去怀疑,好像幸福的东西总要不真实一些,如果不每时每刻地确认转瞬就会消失似的。
哪怕心里一遍遍重复鼓励打气,事实也不容逃避。
但是该放心的时候却又总是或看低自己或看低那份情意,接着又变得小心翼翼。

那些担忧的情绪总是折磨得自己哭笑不得。

可不可以有一天,我们能够坦然得,像是注定了不会分离。
  

9


被老妈的大嗓门儿吼醒,王源疲惫地看向桌上的日历,醒目的“拿通知书”红字惊走了他所有的瞌睡。
  
拿通知书=返校=遇见周月绮=世界再见
  
生无可恋地穿上衣裤,苦大仇深的脸把吃早饭的爸爸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报纸。
“源源儿,男孩子家遇到一点小挫折就哭丧着脸算什么男子汉,我跟你妈都知道你考差了。才第一学期你气馁什么!”
他爸就这样,任何时候都能把事情上升一个道理高度。
他这表情兴许是便秘了呢?
怎么就能肯定他真考差了?
不过王源不准备反驳,不然这顿早饭可能得吃一个小时。
乖乖地听完演讲,套上老妈给的巨丑的绿色围巾出门。
 
这条围巾据说是姨妈给他织的,再丑他也不能驳了人家好意。
可…这坨玩意说实话还没校裤围在脖子上好看。
  
故意放慢速度踩着点到了教室,老师开始扒拉扒拉讲放假要求和作业,接着发了成绩单。
这一刻王源的脸和他的围巾一样绿,一样丑。
999,呵呵,他一定是眼睛散光看重影了。
拿给同桌的黑娃让他帮忙看看,岂料黑娃笑成一朵太阳花。
“哈哈大源儿你这999考得有点水平哦,屌!”
王源没力气理他了,绝望地闭上眼。

面无表情地看着老师结束讲话,放大家走,教室里一阵轻松地喧闹宣布寒假正式开始了。
面无表情地收拾东西,干脆今天连王俊凯不要见了先回家哭一会儿。
  
“王源儿你站住!这么些天你躲我呢!”
周月绮狮吼在他身后响起,王源无力望望天,转过身去。
“周月绮你能不能小点声,小心我不告诉你你男神的答复。”
“啊大源儿~你真帮我问啦?~快说快说!”
“嗯…其实只有一句话”
“嗯嗯嗯说吧哪句话”
“哦我记得这个女生但我没见过也不知道她是谁。”
  
不敢看她的表情,王源依照经验来看待会儿周妹子会发狂,说完之后立马转身向楼下跑去。
后面的周月绮却异常安静。
跑到楼梯口时王源转过身,周月绮静静站在原地,手紧紧抓住包带,眼睛却死死盯着斜对面五楼的教室。

他以为她会哭,或者闹,可是都没有。
她的表情有些坚定,有些向往,却始终安静。

心里咯噔一声。
王源发现自己没法不去在意这件事了。
因为这一刻他终于发现,有另外的人像他喜欢王俊凯一样喜欢着他。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藏,准备偷偷独藏不让别人知道的时候,却发现有人一直觊觎着你这心尖儿上的宝贝,可怕的是你无法肯定这宝藏会不会被别人抢走。
  
如芒刺背,如履薄冰。
  
心事重重地走向停车棚,一眼看到王俊凯的黑色山地车。
我去,车胎上又夹着一封信。
蹲在他车前盯着那封信看了许久,脑子里依旧一团乱麻。

你得到许多的爱,每一份都成功地让我慌乱。
  
总是这样。
遇上扰神的事之后大脑总是冷静不下来,要么一团乱麻,要么一片空白,过了许久也没个头绪。
然后没事的时候又想得无比多。
这一次依旧没有任何长进。
算了不想了吧,起身推走自己的单车。到校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学校里铃声大作。
既然如此干脆等着老王放学吧。

王源把车停在歪脖子树下,在王俊凯每天等待的角度望向马上涌出人的校门口。
几分钟过去了人群里终于出现王俊凯的身影,微微低着头和身边同学讲话,推着车板着一张面瘫脸,偶尔动动嘴皮和点点头。
仔细回想,除了上次看见的他和肖露水坐公交以外,真的从来没见过老王对谁不是面瘫脸。
唯独在自己面前老是喜欢秀虎牙。

他不会是真觉得我很逗吧?
或者跟我在一起笑够了,跟其他人没力气再笑了?
原来每天王俊凯都会以这样的角度看到我出校门嗯,看样子以后出校门时要注意控制自己的表情,尽量酷炫帅气万人迷一些。

王源一个人在这头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王俊凯一扭头看到了他,顿时变了脸,笑眼弯成温柔的月牙。
和朋友打过招呼之后,径直向他走来。
  
“果然等我啦,考得怎么样?”
“你管~我~!”
你是我谁啊?
“我就要管!”
王俊凯趁他不备,突然伸手把他围巾扯下包住他的头,开始翻他书包。

等王源笨拙地弄开围巾艰难地露出眼睛鼻子,看向他,他已经翻出了自己的成绩单。

“哈哈哈哈哈哈…”
王俊凯一边狂笑一边指着他脑袋,一下一下笑得前仰后俯,到后面已经笑失声了。
看着他在狂笑王源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一下嘴。

“我说…我说让你别考到一千以后去,你就…哈哈你还真没考到一千以后去!”
王俊凯又看了一眼成绩单,手搭在王源肩膀。
“诶,没什么感想吗?”
  
他能说什么?
说其实看他笑这么开心,自己心里也不是那么在意成绩了吗?

“哎呀像我这种高智商的人才,这些都是小问题,人有失蹄…”
看着靠得越来越近的脸,王源一紧张舌头打结,把话给说错了,本来停下来的王俊凯扑哧一声又笑起来。
“哈,人有失蹄?源源你还能再可爱一点儿吗?”

魔掌再一次伸向他的头。
  
受不了了!再这样王源觉得自己快要煮熟了!
  
耳朵已经烫到不行。
“你先站开点儿,热死我了!”
一把推开他,王源低头整理着自己的发型和围巾。
“笑笑笑,再笑小心下巴脱臼!”
王俊凯就站在旁边插着腰,原地懒懒地扭过来扭过去。
“源源我错了,害你在大街上害羞了,下次你带个耳罩吧,红得像番茄。”
“不过这样看起来更可爱了。”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你为什么老是看着我笑?!”
“不知道啊,就是看到你就想笑。”

不敢看他的眼睛,王源觉得他已经可以起锅了。
  
顺势跨上单车。
“哎呀走吧走吧我都饿了。”
王俊凯一笑就停不下来,一时收不住,但也上了车。
蹬到王源面前徘徊两圈留下一句:
“下次你感冒不用买药了,成绩单也可以治,反正是一个牌子~”
就快速骑到前面去了。

反应过来他指的是999感冒药,气得王源使劲儿蹬车往前追,大吼:
“王俊凯你别跑!”
   
风夹杂着少年爽朗的笑声打在身后同样灿烂的笑容上。
在冬日正午温暖的阳光里,街边行人机械地后退,光秃秃的树桠也像在沉睡着,只有跳动的心脏打出了欢快新鲜的节拍。
  
年轻清俊的脸庞也刻进了彼此那段难忘的时光。
  
我在想一个问题,人一生要活多久才算最好?

三五年太少,回忆没来得及沉淀成珍宝就要离开。
几十年又太长,时光的镰刀会割掉一切的年轻貌美勃勃生机。
一百午的话,再美的回忆应该也染上了铜绿,再也没人愿意翻看那些锈迹斑斑的曾经的美好。

那就十年吧,有时间创造很多的美好,也有时间在正好的时候回忆起过去,最后还能笑着说爱你相拥着一起成为永恒。
  
那这样的话,王源会选择这个十年,有王俊凯的十年。
便无憾。

评论(4)
热度(31)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