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卿热


3


哗啦啦打开窗户,窗外阳光的味道迫不及待往房间里蔓延。
王源把头伸出去看,地已经干了,路边光秃秃的,树也被下了几天的雨洗得干干净净。
就这么一会儿,头顶就被阳光刺得微痛,连冬日的阳光也这么厉害。

总之今天可以骑车了。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扯着脖子吼着歌,王源欢喜地蹬上单车。
好久不见的飞一般的感觉又回来了。

“突然好想你!突~然锋~利的回忆!”
这里太高,王源只有闭着眼硬扛。
可还没当他把尾音拖完,一睁眼吓得差点从车上摔下来。
稳住车身,呆滞地看着前面靠在巷口转角的少年。

那人的角度选得太好,一整条巷子的阳光都洒在他的发上,身上。
好像参展的艺术品,让人移不开眼。

王俊凯俯在车头狂笑,他柔顺的发尖和羽绒服帽子上的那圈毛跟着肩头抖动。
笑够了抬起头,阳光就见缝插针地溜进他的眼眸,白白的虎牙。
“我说你骑车干嘛唱那么高的歌,上不去你也别闭眼睛啊,万一撞车了怎么办,不要小命了哦。”

王俊凯每次都是这样,自然流露的阳光和帅气,信口的温柔,时不时惊扰他的心神,却每次都好笑又狡黠地欣赏着他的手足无措。

简直就像是故意的。

“你能不能别吓人,还以为你今天也不会在这儿等我,结果又突然出现。你昨天怎么不说!是不是就想耍我!”

最怕自己好不容易习惯没有你,你却突然悠然自得地出现,笑话我的手忙脚乱。

一边说着,王源一边把车子推着向他走过去。
“冤枉啊,我每天都要看路修好没有,今天还是没修好,但是旁边已经有小路可以通过了,所以今天就在老地方等你啊,给你惊喜不是更好?”
看着他无辜,不,装无辜的脸,哼,修路一定就是借口,信你才有鬼。
王源心里抗拒着王俊凯的措辞,却不由自主的相信了他。
其实他每一次都是这样,也不管是不是陷阱。

上了路,冬天的空气打在脸上像冰刀。
王俊凯一直骑在王源前面。
他们一直是这样,天气冷的时候基本都是王俊凯骑在前面,王源想超都超不过,天气热的时候他却就骑得不太快,王源总会在下坡的时候超车,然后在先到坡下的时候飞快地回头冲他吐舌头嘲笑他的速度。
  
多年后想起,王源才恍然悟出王俊凯的温柔。

十四五岁的少年能懂什么浪漫。
也不过就是在天冷骑在你前面给你挡风;天热骑在你后面让你享受凉爽,然后笑着看你在前面撒欢卖荫。
也不过就是风雨无阻地在那个巷口转角,在校门口那棵歪脖子树下等着你。
也不过就是记得你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运动,喜欢和谁一起玩,时不时送你一颗巧克力。

但那时候的他太傻,只顾自己痴迷却从未细心观察过对方细枝末节里的温柔。
比如他曾经始终不相信修路和吉他课的借口甚至偏觉得王俊凯在偷偷谈恋爱,因为太巧合了怎么也不真实,但偏偏真相就是这么巧合,那条路就是在修,吉他老师也真的提前上课了一个月。
可他就是控制不住的去按照他的剧本来认定事实。
可惜想得多说出来的却是另外一些无关痛痒的话。

这种闷骚大概是王源最讨厌自己的性格之最。

而王俊凯呢,他的世界永远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有一套一套的规则,不会多误解你的意思,但也绝不会失去冷静。
  
所以那些本来就说不出口的事情就更无法说出口了。
王源怕。
怕一说,激不起他的一丝涟漪。
怕这些美好都将不复存在。
怕接不住他拒绝的冰冷眼神。
  
“给你推荐一首歌,周杰伦的。”
风声里王俊凯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
“什么歌?”
“心雨”

过了个弯,耳边全是风声。

“什么?风太大了听不见。”
  
“橡树的绿叶啊,白色的竹篱笆,
好想告诉我的他,这里像幅画。
去年的圣诞卡,镜子里的胡渣,
画面开始没有他,我还在装傻。”

王俊凯自顾自的开始哼起心雨。
很奇怪,他的歌声一响起来就穿过阵阵风声,充斥在王源的耳边。

“说好为我泡花茶,学习摆刀叉,
学生宿舍空荡荡的家,守着电话却等不到他。”

歌声突然停了,王源骑上去和他并排,偏头看到他慌忙收住上扬的嘴角,又开始唱起副歌。

真奇怪,明明听起来是悲伤的歌,他笑什么呀?
  
“心里的雨倾盆而下也沾不湿他的发,
泪晕开明信片上的牵挂,那伤心原来没有时差;
心里的雨倾盆而下也始终淋不到他,
寒风经过院子里的枝桠,也冷却了我手中的鲜花”

评论
热度(28)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