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卿热(凯源校园,略甜,小清新)

新文设定有点复杂,可能要准备很长时间。

最近翻出刚入凯源坑的时候自己写的文,现在看看觉得写得好傻啊,哈哈。

稍微改了下还是发出来,大家就随便看看,就当补上新文出来之前的空档~

先发改了的12,之后边改边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王俊凯又没有等王源一起放学。

今天是第十二天了,除开上个周六周末。

 

王源很是不开心。

 

烦死人的天气,城市这几天都是淅淅沥沥,好像要把一年的雨都下完似的,却下得小,绵绵扯扯湿答答,连自行车都没法骑望了。

望天套上兜帽,王源一个人走出教室。

 

上初中之后王源喜欢骑自行车上下学,虽然上坡的时候经常蹬得他生无可恋,但他酷爱自行车下坡时那种自由得飞起来的感觉。

不是有句广告词吗,非一般的感觉。

王俊凯就不一样了,他只喜欢夏天时骑车,他觉得流着汗迎面吹风的感觉简直爽爆了。

冬天怕冷所以不想骑车,但他现在上初三,骑车节约时间。

王源常笑他连自行车都征服不了,以后一定长不高。

虽然他不知道骑车和身高有什么关系。

    

胖虎,长相身材和哆啦A梦里的胖虎简直如出一辙,刚入学的那会儿王源看着他始终慎得慌,不过打了几场球熟悉以后才知道胖虎是个老实的笨蛋,一句话超过十五个字就说不清,特别是对女同学。

“大源儿,打球。”胖虎哼哧哼哧追上王源。

头都懒得偏过去,王源给他一记白眼,“地都是湿的打什么球。”

“嘿,高个儿找到个室内的。”胖虎一边说着一边往王源那儿挤,“就是有点儿远,嘿嘿,南岸那边。'’

 

王源心里咯噔地一下,南岸,王俊凯家就在那儿。

 

“去嘛~几天没打了!”

“高个儿他们在校门口等我们。”

王源觉得旁边的胖虎真的吵死了,很奇怪,他也没说几个字,就是觉得很吵、很乱。

“哎呀你说就说别往我这儿挤,都给你挤到路边儿了!”

一把推远笼罩着他的胖虎,王源感觉光线一下就充足了许多。

“心情不美丽!都要考试了一天就知道打球打游戏,初一就不好好学习啦?”

转过头继续走,王源边走边教育他,“才下几天雨,这就稳不住了?你还是小学生啊?”

胖虎憋着脸一副要打人的样子,王源马上闭嘴。

 

眼看要走到校门口了,心又提起来。

 

高个儿、壕爷、隔壁班双胞胎,没了,只有这几个人。

再往马路对面那棵歪脖子树下看过去,没人,连个歇脚的都没有。

 

王俊凯又没等他,第十二天了。

 

嗓子眼的那块东西又使劲儿地沉下去,带着肩头和眉头一起。

“哎呀大源儿,星期五嘛怕什么哦,路费我给你报。”壕爷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他总是张口闭口谈钱,好在人特豪气仗义,年纪也最大,所以尊称壕爷。

“好!耿直点,走就走!”

反正王俊凯又没等他。

旁边胖虎看着王源的前后态度,又把脸憋得很难看。

  

坐在公交车上,窗户全是雾气,外面什么也看不到。

车里人不多但王源还是觉得闷,往书包内层里掏啊掏拿出一张纸条,又背了一次上面的11个数字再放回去。

那串号码是王俊凯手机号,王源给他要了来,想等到买手机之后第一个存他的号。

还有两周就考试了,王源打算今年过年和爸爸妈妈要个手机。

无聊地在车上晃脑袋,王源满脑子想的都是王俊凯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来上课?

好几次跑到五楼初三教室,还没望到他们班门牌号就被一个老师碾下来,说初一的别上来玩,吵到学生复习。

神气什么劲儿!他看起来像初一的吗!

想到这里心情再一次不美丽了。

 

到了南岸,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紧张,拖拖拉拉地走在胖虎高个他们最后,东张西望,也不知道自己在望什么。

视线穿过水雾一般的空气稳稳落在马路对面公交站里,校服穿在羽绒服里面的男孩和女孩身上,王俊凯双手举起做弹吉他状,偏着头和女孩说话,说完了就笑脸都笑烂了。

 

王源真想冲上去一把扯掉他的虎牙,让他笑。

 

“王源儿你龇什么牙?走快点哦!”被高个儿一声叫回了神,嘴里刚发出王俊两声,那两人就坐上公交车了。

上去了王俊凯还在讲,还在比划。

靠!王源觉得自己眼睛真好,连他的手势是在比划哪个音符都看得分明。

 

篮球也打得心不在焉,被胖虎和双胞胎虐得体无完肤。

都怪那个虎牙丑八怪!

  

如果你的心里存着一个人,占据了你所有的思维行动,你的每一个想法每一个动作都能看出他对你的影响,多的是自己没发觉。

可怕的是自知却无法遏制。

就像温水煮青蛙,一开始的温暖让人不想逃离,所以最后的结局一定是被他拉住唯一的生命线,不能自己。

 

 

  

2

 

那天之后又过了3天,是发练习册的日子,可是课代表请假了。

王源自告奋勇地去办公室抱练习册,因为地理老师办公室在五楼。

 

抬头挺胸地走上五楼,路过1班门口时,一步拆成两步走,看到教室里大家都在上自习,对面靠窗的王俊凯左手撑着头,右手转着笔,眼睛俯视桌前的卷子,嘴巴闭得紧紧的,耳朵里塞着耳机。

冬日的阳光懒懒地趟在他的头顶,细柔的发丝被衬出了暖黄。

 

哼,自习也不认真上,姿势酷有什么用,一样做不来题。

 

算了,知道他是来上了课的就够了。

刚想转身,就看到第一排一个头发长长的,扎马尾的女生,脸一下子绿了。

这不就是昨天和老王一起坐公交车的女生吗?

他们是同班同学!

知道这个事实以后王源心里冒出一股莫名的火气。

转身,发誓再也不上五楼来了!

 

回到教室。

“王源儿,练习册呢?”

“。。。。。。”

不得已又只得垂着头走上了五楼。到了办公室,一个男老师略惊讶地看着他在地理老师手中接过大摞练习册。

王源认出那老师就是多次以为他是上来闹腾的,阻挠他在五楼的老师。

给了他一个自信迷人的笑容,王源打直腰板走出办公室。刚走两步,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练习册后面响起。

“王源儿,你抱得动吗?”

带着笑意,轻轻地飘进耳朵里。

  

十五天来的第一句话。

  

虽然心里有些情绪,但王源还是酷酷地回了句,当然抱得动,然后继续走。

王俊凯在他身边笑着说,“都好几天没看见你啦!”

切,什么好几天,都半个月了。

“上次骑车回家忘了跟你说,我家附近在修路,我最近一直都绕路上学。我的吉他课又因为老师的关系这个月都要提前一个小时上,所以来不及和你一起回去了,你动作太慢。”

听到说他慢,王源就不高兴了,“我怎么慢了?骑车的时候经常超在你前面比你快得多了好吗?不就是下课的时候收拾得比较久,那是我细致!”

王俊凯听了甩了甩头,咧开嘴笑了,“对~是你细致。”

 

看到他笑,王源一时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了,“那你也该下来给我说一声,我就在2楼又不麻烦!”停下脚步看着他,“我也不知道你是不是没等我就走了,我还以为你没来上课昵!”

“你那么多朋友我不等你你也可以和他们一起回家呀。”王俊凯盯着他,微微垂着眼,“原来你是在担心我,难怪刚刚在教室门口看见你。”

“结果我一出来就不知道你跑哪儿去了。”

说的时候始终含着笑。

王源别开眼睛转了两下,刚想说谁在担心你啊,头顶就落下一只手掌。

王俊凯揉了揉他的头发,露出两颗虎牙,“所以这个月就没法一起上下学啦,小王同志。”

王源突然感觉手臂一软,重重的一摞书差点没稳住。

 

“到底抱不抱得动啊你!”

 

又小看我!

为了证明自己的神勇,王源帅气地一转身,没想到手边反而失去平衡,顶上一层练习册哗哗哗往下掉,王俊凯反应很快但也没救着。

他立马放下手里剩下的练习册,“抱不动啊!我不管啦!”

说完两手抱住后脑勺,瞄着王俊凯无奈地蹲下捡好练习册,起身往楼下走。

又笑开了屁颠屁颠跟在后面下楼。

 

王源看羞他熟门熟路地走进自己班,将练习册放在讲台上,同学们都在埋头自习,没人注意到有外人来教室。

王俊凯退到门口外,两个人隔个门框一个在里面一个在外面。

“给你,果仁儿的。”

看着他掌心的巧克力,王源一脸正气,理所应当地接过来,也不说谢。

他爱吃巧克力,但就爱吃果仁儿的。     

 

知道他出来久了怕被老师看见,但是看着他匆匆上楼的背影,王源还是觉得有点空落落的,就这么几分钟真的觉得连话都没法好好说。

  

爱情其实也是分了三六九等的。

不管有多喜欢你也绝不可能失去自己的,是上等;痴了魂魄迷了心智只沉浸在自己编造的世界,却不伤人不伤己的,是中等;固执、自虐、逃避、以爱之名互相伤害的,都是下等。

 

你看,他根本也没有追究王俊凯到底为什么晾了他半个月,修路也好,上吉他课也好,谁知道是真是假,偷偷谈恋爱了也是有可能的啊!

但是王源想要的不过是他愿意对他说几句无所谓什么内容的解释,和继续以往那些仅有的陪伴而己。

这样就知足了,安心了。

  

突然想到忘记问那个女生是谁,但是摸了摸头顶,不自觉地笑起来。

还是算了吧,现在心情还不错,以后再问。

 

“小凹~背诶~篓喔~”小声哼着歌儿,在周围同学鄙视的目光下王源坐到了座位上,前门靠窗第一排。多少男生羡慕这个宝座,因为靠门最近,体育课他总是第一个到球场的人。

开校的时候男生之间定好了规矩,谁第一个到球场那节课谁就当队长,当然这规矩也是王源先定的。

喜滋滋地剥开巧克力,边吃边掏出小纸条,再背一次老王的号码就看书。

 

等等!王源突然想到了什么。

王俊凯没他家座机,可是他有号码呀!

这半个月干嘛不给他打电话昵?

“啪”的一声,手中的巧克力掉到地上,王源无声地锤打着自己的胸口。

 

其实在王源看来,虽然两个人一起上下学,但始终觉得两个人的关系没有要好的那种程度,虽然总有说不完的话,但莫名地都没有过多得问联系方式之类的问题。

或许,是自己看得太重,在王俊凯心里,自己应该只是一个上学放学骑车的伴吧。

所以当王源知道王俊凯手机号之后,心心念念地记下来就为了有一天存在自己的手机里,偏偏就忘了,它也只是串电话而已,不管用什么,随时都可以打过去。

  

原来当你珍爱一样东西的时候,时间长了你可能会忽略它本来的性质,而将它变成心里的一个符号保存起来。

要问为什么,可能这就是魔怔。

  


评论
热度(58)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