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whiskey lullaby(千文-【龙卷风】番外-慎入!)

龙卷风正文里我作死地给了千文这么一个设定
所以不这样写就会太小白了
要是看到最后被伤害了我先道个歉…
---------------------------------------------


1

北海道的樱花开了又谢,昆仑山的白雪化了又积。
大本钟的时针绕了一千多圈,圣彼得大教堂的琉璃窗晒了三个四季。

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

走过每一条曾经走过的街道,守在每一个曾有过故事的地方,问遍所有跟你有关联的陌生人。
拿到了所有渴望与不渴望的荣誉,得到了所有奢望与不奢望的爱。

可我还是没有找到你。

可我始终,没有你的一点消息。
……

“行了,别念了,无聊。” 闭着眼让化妆师化眼妆,难以忍受助理矫揉造作的声线,易烊千玺摆摆手打断了她。
“哪有!写得很好啊!”
“那也不想听,你念的太作了。”
“……”
“给我买个三明治,突然饿了,火腿培根的啊。”
“可你刚吃完午饭才多久?”
“你才当我助理?”
“……”
助理跑出了化妆间,千玺拿起她刚刚念的书随手翻了翻,皱紧了眉头,丢在一旁。
有些事放在心里自己品尝就够了,被堂而皇之地拆穿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三年前,刘志宏人间蒸发。

时值tfboys筹备解散事宜,楠楠转学出国念书之际,千玺忙得焦头烂额。等会过神来才发现,这不是简单的闹脾气玩消失,而是真正的,人间蒸发。

千玺一个人在偌大的房间里拿着酒杯走来走去,地毯是刘志宏选的,踩在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可能是压力太大了,这几年晚上不喝点酒总是睡不着。
“喂?周,有消息了吗?……好吧,没关系……嗯,当然要继续。拜托了。”
周是个私人侦探,也是千玺的老朋友了,这几年为了帮他找刘志宏花了不少时间,这次还是没有消息。
关上手机,灌下手里的威士忌,没有什么表情。

吃饭睡觉,工作祷告,日子没有一丝一毫地改变。
没有借酒消愁,没有沉溺声色,没有玩物丧志,千玺比任何人都来得淡然、冷静。
当然,表面上看是这样。
可能在别人眼中他真的强大到可怕。
但越是平淡如水,越是有藏得深的波澜。人前越是平常,越是在人后有难以摆脱的疯狂。千玺学会了抽烟,虽然经纪人警告过他不能坏了嗓子,但是他实在没有其他办法能让他不失去理智,却又能压抑住内心的痛苦。

“千玺,你什么都会,什么都能做好,但是我也不会认输的,这一次,我不想再做配角了!”
“好啊,我等着看啊!”
……
“千玺,告诉你件好事,我出道了!”
“还用你说,全天下都知道啦!”
“还有,我喜欢你。”
“嗯,这个我也知道啊。”
……
“千玺~易烊~易烊千玺~千玺易烊~”
“…刘志宏…你这个二货…”
……

其实抽烟也无法完全释放,只是多了一点可以依赖的麻痹力量。

千玺知道,这些年刘志宏不容易,可是,在这个圈子里,谁又能多容易呢?千玺的爱不比刘志宏少,只是藏得更深罢了,不是不羡慕双王那般的勇气,而是情况不同,千玺要考虑的事情太多,比如他的家庭,无论如何,是容不下他们二人见光的,如果只有“勇气”的话。

所以很多时候,千玺不能完成刘志宏想要的。
甜蜜又苦涩,相爱却抽离,也不知道这样分裂的爱,能维持几时。

或许有一人已经放弃了,只是另一人始终不肯相信。

刘志宏,别放我一个人面对。
别让我,成了没有刘志宏的,易烊千玺。

你他妈的到底在哪里?




2

千玺刚加入tfboys不久,跟家族其他练习生都不太熟,还属于只记得名字的阶段,刘志宏仔细思量了一下,觉得自己作为家族里最“二”的人,是有必要担任“让千玺与练习生朋友们迅速熟络”这一光荣任务的。

不过刘志宏没有猜到的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他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王源和王俊凯那点破事儿,刘志宏从头到尾是清楚得很,有时候想想自己无望的感情,他会很羡慕那两个人。
至少,可以在彼此身边。
之所以说无望,是因为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刘志宏总是得不到想要的回应。他辛苦又勇敢地念念不忘着,却觉得千玺可恨地悠然自得。

距离使然,他总是在心里计算,计算上一次找千玺和这一次的时间间隔,是不是刚好不会让他感觉厌烦,计算两个人一共说了多久,是不是不会打扰到他又刚好可以让两个人更亲近一些。
通透如千玺,对刘志宏那点心思清明得很,却始终不表态。千玺这样不耿直的做法,始终是让他很不爽,使得两个人之间若即若离,忽远忽近。

远在天边的那个人,像稀薄的空气。
越是急切想要喘息,越是难以寻迹。
可是每次快要窒息,他又是最后一点生机。

有的人,只可远观,因为你越了解他,就会陷得越深,一旦开头,就无法自拔。

对刘志宏来说,易烊千玺就是这样的人。

渐渐的,刘志宏也终于了解千玺,关于他的心事,关于他所做的一切事的理由。

“刘志宏,你给我听好,以后那些莫名其妙的话别听别信,奇怪的事别想,你只需要知道我也爱你,就够了。”
……
“现在还不行,至少十年之内还不行,相信我,楠楠以后会很争气的,有了这个安慰,他们会慢慢接受我们的。”
……
“我当然,是你一个人的易烊千玺!”
……
他的念念不忘,终于有了回响。

再怎么辛苦,这些年也都这样过来了,如果不是那该死的癌症,他也不会选择把自己藏起来。
不让千玺有机会看到自己化疗的模样是刘志宏除了喜欢千玺之外最坚持的信仰之一。
他习惯了追随,没想到躲起来也这么容易,他太了解千玺,只要躲着那几个人和那几个地方,或许千玺一辈子也找不到他。
只要他想。

这病真可怕,可怕到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刘志宏每天睁眼第一个念头,便是卑微地庆幸自己又活了一天。
这个世上为了易烊千玺,刘志宏什么都可以放弃,但这条命不行,没了这条命,便不能继续念念不忘了。
那是,刘志宏最后的底线。

三年后,噩梦一般的日子暂时结束了,刘志宏离开欧洲那个牢笼也不如的白房间,回国。
站在熙攘的大街小巷,刘志宏无法想像,这双眼睛或许不久之后就看不到这些风景了,这个世界,或许不久之后就消失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假发,刘志宏苦笑着。

千玺个人巡演广州站,刘志宏在第一排安静地坐着,看到那个发着光的千玺,听到身边声嘶力竭的应援。
这个跳着舞挥汗如雨的千玺,是属于台下荧光灯海的千玺,属于舞台,属于音乐的千玺。

原来,不是刘志宏一个人的易烊千玺。

在三个故人的歌声中,刘志宏想明白很多事情。
比如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千玺,执着于爱,超过生命。
比如为什么要执意活得这么辛苦。
比如为什么不可以就这么简单地放手。
再比如,这次回国的目的。

安静地看完演唱会,最后几首歌的时候,刘志宏安静地离开了座位。和余临夏,一个老友,在天桥上吹了几个小时的风,放纵自己灌下了几口威士忌。
终于坚定了决心。

刘志宏,你既然为爱而生,那必须也要为爱而死。
现在你终于什么也不怕了。



3

巡演广州站结束那天,千玺跟双王一起喝酒,撸串。
半道里接到了刘志宏电话,就这么突如其来,毫无防备。
千玺像第一次面试般紧张,小心翼翼却又心急如焚,几乎是跌跌撞撞来到刘志宏说的那个天桥上,看到他清瘦得像纸片的身影靠在栏杆,头发长得快遮住了眉眼。

身旁还有另一个男人。

“刘志宏…”
紧紧盯着面前的人,好像他随时会变成烟飞走一样。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嗨千玺,好久不见。”
还是阳光的笑容,有些沙哑的嗓音,和两颗尖尖的犬齿,仿佛这三年的时光,只有千玺一个人在过,一切都没有改变。
千玺走过去,目光一秒也未曾移开,周遭的气场开始有些迫人,看得刘志宏有些心虚,“千玺,听说你开演唱会了,恭喜啊!”
“呵,恭喜?” 靠在栏杆上,千玺轻飘飘瞥了一眼余临夏,后者冒了一背的冷汗。“你一句话也没留下消失整整三年,现在回来了一句解释也没有,刘志宏,你耍我呢?”
“我哪敢啊!” 刘志宏讪笑着,垂下的手抓了抓余临夏的衣角,“临夏,你来说吧。”
余临夏温柔地看一眼刘志宏,反手紧紧握住他的手,微笑地看着千玺。“易先生,虽然我们没见过面,可是我是久仰你的大名了呀,不仅因为你是大明星,也是因为,你是我最爱的人的心上人。”
千玺垂下眼看着二人紧握的手,喉结动了动,只觉得太阳筋突突地疼。
“不过,那是以前了,现在刘志宏选择了我。”
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千玺跨步上前抓紧了余临夏的衣角,右拳狠狠地打在他脸上。刘志宏一把推开千玺,挡在临夏的身前。
千玺喘着气回过神,看到余临夏在刘志宏身后有一瞬间苦笑的神情,闻道刘志宏身上的酒味,冷笑一声,“刘志宏,你可以啊!”
抬手将刘志宏额前的刘海抓起,头靠过去,逼他与自己对视,“你消失三年娱乐圈风平浪静,说明你走之前已经料理好了所有合约,但是我的人一个字也问不出来,你他妈故意躲我!”
发呆的刘志宏还没反应过来,千玺又转向余临夏,“余公子,余老先生与我家算是世交了,当然,从小在欧洲求学一心追求艺术不闻家事的余公子不知道这件事也情有可原,拖他的福,今天总算见了您一面,刚才的事是我冲动了,见谅。” 临夏吃惊地瞪大了双眼。
“你们都当我白痴是吗,刘志宏,你找个人来,是想骗我什么?”

这个人,真的太讨厌了!

刘志宏咬咬牙,突然又叹了口气。
“千玺,我们从来没在一起过。”
“你曾说,十年之内不可以,还记得吗?”
“这个月就刚好十年了,我来是觉得,我应该跟你坦白一切,我和临夏真的在一起了,我们躲了你三年,也想,躲你一辈子。”
“千玺,你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祝你幸福。”
而我,已经没有任何可能了。

千玺听完这些话难以置信地笑笑,望了望天。
“为什么不在三年前就告诉我。”
“因为那时候你们刚解散,我不想给你更大的压力。”
“你可知你的下落不明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压力。”
“对不起。”
“为什么瘦得这么厉害?”
“……临夏喜欢。”

“哈,我不信!”

话音刚落,刘志宏转身勾住余临夏的脖子拥吻起来,后者也闭上了眼环住他的身体。
只是在千玺看不到的另一侧,刚才刘志宏使劲儿地掐了一把余临夏。

“刘志宏…”
捏紧了拳头青筋竖起,千玺恨不得把这个恶魔般的小子碎尸万段,“够了!”
看着刘志宏轻蔑地笑容,千玺咬牙切齿。一步,两步,向后倒退,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如你所愿。”
千玺终于转身离开。

刘志宏像被抽干了力气一般瘫坐在地上,一旁的余临夏刚刚一脸嫌弃地擦了擦嘴角,看到地上蔫儿了的刘志宏,又同情起来。
“老余…谢谢了…”
“没什么,只是…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我和他,没有接下来了吧?”
就这样撑着身体坐在天桥上,刘志宏抬头看着夜空里唯一的一颗星星,红了眼眶。

连星星都不亮了,还有什么接下来呢?
他觉得,今天应该才是他的死期吧,心死,大过身死。

“我回白房间了,老余,我…那个以后的事,如果你不嫌我麻烦,就交给你了。”
“只是一点,永远不要让他知道我的病。”

“好。”

易烊千玺,如果我的存在毁了你的安乐人生,请让我弥补。你一定要比跟我在一起更幸福完整,那我便没有遗憾了。

“想见到的人都见到了,真好。”



4

那一别之后,千玺就后悔了。
尽管始终觉得有不对劲,可是千玺又找不到刘志宏了,连带着,连余临夏也找不到了。

满脑子里都是那两人牵手,拥吻的画面。

余临夏才拥有他多久,怎么比得过自己。
可是……易烊千玺和刘志宏,从未在一起过。
自己,又怎么比得过余临夏。
“刘志宏,很好,你很好……”
用力砸向墙壁的酒杯应声而碎,威士忌触目惊心地在纯白的壁纸上绽开,一滴一滴滑落在地毯。
这地毯是刘志宏选的,走在上面一点声音也没有。

几年之后,千玺收到一张婚帖。新郎是余临夏,新娘是一个不认识的女人。
孙珥是千玺父母为他挑选的儿媳妇,自从两人交往以来,她还没见过千玺这么失常。仅是对着一张婚帖,也能急红了眼。
或许,他跟这个新娘,有一段什么往事?

余家大公子世纪婚礼的现场,奢华壮观,孙珥挽着千玺的手臂缓缓步入正厅,余氏夫妇正在举杯应酬,余公子注意到他们的到来,放下杯子面色凝重地向他们二人走来。
孙珥感觉到身边的人突然紧绷。
拿过千玺手中的酒杯,孙珥得体地一笑,“这里交给我,有什么事好好说。” 千玺向她点点头,和余公子眼神示意,转身向阳台走去。
注意到千玺身体两侧握紧的拳头,孙珥淡然地举起酒杯走向余家二老,脸上又挂上了端庄的微笑。
谁没个过去呢,孙珥知道,怎么样才能做个能站在易烊千玺身边的女人。

阳台,余临夏的衣领被千玺抓着,两只手举在肩侧,“嘿,嘿,你怎么这么多年了一点没变,还是这么冲动。”
“我把他让给你,不是拿给你辜负的!”
“易先生,他死了。”

像是听了一个笑话,千玺好笑地扯了下嘴角,“余公子,你可不是一个三岁小孩了。”
“刘志宏,真的已经死了,就在四年前,与你广州一别半年后,肝癌不治身亡。他想让我告诉你他是车祸身亡,至死不想让你知道他的病。”
千玺呆呆地看着他,连呼吸都忘记。
“可是我认为,你应该知道真相。不然的话,你们…就太可怜了。”
大口喘着气,千玺撑着栏杆,右手艰难地扯开领带和衬衣扣子。

不明下落的三年,消瘦的身影,奇怪的刘海…
拙劣的演技,反常的决绝…
混杂着淡淡血腥气的酒味…

“千玺,你的人生还有无限可能,祝你幸福。”
刘志宏,那你的人生呢?

“余公子,你觉得,这样,我们就不可怜了吗?”
好像忘了怎么透气,千玺困难的呼吸着,低着头,眉眼隐在夜色里,下颚隐忍地抽动,撑在栏杆的手背青筋突突地跳着。
“易先生,我很抱歉。”
“新婚快乐,余公子,恕我不便久留,我…在这儿吹会儿风就先回去了。”
余临夏点点头往大厅里走,回头看到那个孤独悲伤的背影,叹了气,欲言又止。

千玺抬头,可是漆黑的夜空里,一颗星星也没有。

他突然有些后悔起来,这断断续续的多少年里,自己到底有没有给爱的那个人一点安稳。
为什么要自作聪明。
为什么要一意孤行。

不敢去想,那些可怕的日子里,刘志宏受了多少煎熬。
胃里翻江倒海,喉咙被恶魔扼住,难受得像个孩子一般哭泣。
千玺觉得,自己从里面被挖空了,剩下这个壳没了重心摇摇晃晃,快要碎了。

不过求觅得所爱,为甚要死去活来?

“千玺…”
听到有人叫自己,千玺慌乱地回头,孙珥抿着唇站在千玺两米之外,眼中是担忧和不安。
“我没事。”
“该打的招呼我都打完了,放心。我们…回去吧。”
“谢谢。”
孙珥轻轻走到千玺身边,看向他看的那片天空,“我们之间,不用再说谢谢了。”
“小珥,对不起。”
“谢谢和对不起都被你说完了。”孙珥闭着眼好看地一笑,“我们都知道怎样做对彼此最好。”
孙珥不会问千玺发生过什么,永远也不会,就像千玺也永远不会过问她的过去。

或许有时候没有爱的两个人,才是天生一对。
或许有时候,陌生才能厮守。

之后的故事平淡地不值一提。吃饭,睡觉,工作,祷告,易烊千玺的人生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再没有一夜好眠。
只是,在每年的忌日,无一例外醉倒在那个人的墓前。
唱着一首whiskey lullaby。

Life is short but this time it was bigger
than the strength he had to get up off his knees.

年少时两个相爱的少年曾偷拿了父亲的威士忌,借着酒意对着银河许愿,祈祷天父放过这对恋人,怕发生的永远不要发生。
遗憾天父还是没有给他们护荫,命运的恶作剧,区区凡人之心如何得以承受?

The angels sing the whiskey lullaby...

评论(20)
热度(37)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