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是我太久了没更吗,觉得理我的人变少了QAQ
———————————————————

18

出租车刚停,王源火急火燎地进了咖啡店,王俊凯一边慌张地付着车费一边往店里张望。
推开店门的一瞬间,王源就注意到了角落靠窗的座位上那个戴着大大的黑超清瘦的身影,穿着短裤和拖鞋,翘起腿懒懒地朝这边打招呼,脸上还挂着痞痞的笑容。
“刘志宏!你厉害!玩儿失踪玩儿三年!”
“源哥息怒啊!我有苦衷的!”
被王源揪着衣领,刘志宏苦笑着想推开他,但是王源太过激动,正苦恼时看到往这边走来的小凯,只能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
“源源,你不要激动,先坐下好好说…”

三年前,刘志宏突然消失,最措手不及的应该是千玺,三年后,又这么突然地回来。
外面是蒸笼一般的世界,公路像要被融化,店里面却是凉意十足,特别是这一桌。
听了刘志宏的一番解释,双王气场依旧冷冰冰,不是不相信,倒不如说是很难让人相信…
“哎呀我没骗你们!我真的是得了病才走的!”
刘志宏有些尴尬,一把扯下黑超,一脸的英勇,“难不成把化验单给你们看才信我?”
“那你现在病好了又回来了是吗?”王源眯着眼危险地看着现在活蹦乱跳的刘志宏,根本不相信,“你还不如说你脑子让驴踢了。”
“二文,你这真的很难让人相信啊。”
王俊凯一脸幸灾乐祸。
“你们要实在不信也就算了,那千玺…会信我吗?”
“千总啊,你可把他惹到了我跟你说,他找你都找疯了。”
王俊凯貌似担忧,实则更加幸灾乐祸。
“说不定会把你吊起来打,哦不,小千千不会那么残忍,他不喜欢血溅一身,应该用眼神就能把你杀死了!”
王源在座位上不安分地手舞足蹈,小凯看见了只是在旁边狂笑,刘志宏看着这两人,安心地笑了。
算了,信不信不重要,能看到你们一如曾经,就够了。

聊了一会儿,大多是王源说,刘志宏听,小凯笑。
“那你这三年到底干嘛去了?”
“就…” 想说自己在治病,却没说出口,“就到处旅游啊…之前和他吵架嘛。” 吸两口气,还是不知道该怎样接下去。
“哦,那你们就必须自己好,好,解,决。” 转过头别有深意地看着小凯,“对吧,七十二?”
“对!” 脸要笑烂了。
刘志宏莫名其妙地看着两个人,“什么七十二?”
“你别管,总之我们就不告诉千玺你回来了,你自己去告诉他吧。对了,他过几天就来广州开演唱会了,你懂得。”
“你们去吗?”
没有正面回答他,双王默契对视,嘿嘿嘿地笑起来。
这边的刘志宏摇摇头,算了,进入不了他们的世界。

这一次两个人是打算去千玺广州站演唱会给他惊喜的,已经和他经纪人说好了。
想起当初三个人开的无数场演唱会,从第一场的紧张和感慨到飙泪到最后一场的感动和不舍到飙泪,好像三个男人这半辈子的泪水都洒在了舞台上。
曾经那么熟悉的乐队、舞美、灯光,如今也阔别三年,三年之后再在曾经的舞台上并肩,千玺会不会感动?
光是想想他们出现在台上时千玺惊讶的表情,两个人就按捺不住跃跃欲试了。

送走了千玺,三人约好演唱会那天广州见。接着两人去了超市,为今晚看世界杯储存食粮。
本想着拿些啤酒和冰激凌就算了,但是看着旁边这个嗷嗷待哺的巨婴,王俊凯还是买了许多的零食。
熟练地拿好王源爱吃的东西,熟练地付完账提上两大口袋,他在王源赞许的目光下勇夺2分。

他觉得,其实王源的打分方法很管用,至少让他注意到了曾经不曾注意到的地方。
比如以前他们出门,王源都会吵一下要买这个要吃那个,所以他觉得源源想要什么就会说,说了去买就行。现在他几乎不用王源开口,就知道他想吃什么想要什么。
再比如以前他不懂为什么明明两人都是招蜂引蝶的主,不论异性还是同性,可是每每只有他的桃花会给两人带来不快,源源却处理得很好。现在他知道了,其实爱情里是不讲究人情世故的,你只需要关心一个人就好,其他人会受怎样的伤,都和你没关系。

不是曾经太粗心,只是不懂怎么去真正体贴他的需要。
不是没有付出全部的爱,只是当初自以为成熟。

“诶,七十四,你说小千千会不会当时就哭了啊?”
“怎么可能,又不是你。” 是夜,两个人窝在一起看世界杯,王俊凯一边往嘴里塞爆米花一边随口反驳,感觉到身旁变冷的气息,又悄无声息地改口,“ 不过仔细想想你想的也很有道理,我感觉他一定会马上哭出来。”
王源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不为什么,就是觉得经过这段时间的折磨,小凯真的变了很多,好像没了爪子的老虎。
刚好中场休息。
听到王源笑得那么开心,小凯也好笑地看着他,“你最近的笑点我越来越get不到了,怎么办。” 说着,一边往他嘴里喂几颗爆米花。
感觉到嘴里甜腻的味道,王源一边鼓着腮帮子嚼爆米花,一边眯着眼仰头又笑起来,黑黑的眼珠子在电视的映照下闪闪发亮。
小凯看着他这副样子,忍不住欺身和他对视,用轻缓的语气问到,“要不要打个赌?”
“你打赌就打赌,靠那么近做什么!” 用肩膀撞开他,王源抢走爆米花,像松鼠一样抱着吃。
“如果这场比赛进了5个球,你给我加20分。”
“如果没有呢?”
“我今晚睡地下。”
王源看着上半场1:0的比分,“不,睡一个星期地下。”
“哦,那不赌了。”
看着小凯立马变回面瘫的脸,王源反而激动了,“什么呀你说赌的怎么这会儿又不赌了!这么输不起呢!”
小凯一把勾着他的脖子,“就是输不起,三天是极限。”
想到了什么,王源耳朵一红,好在没开灯看不见。
“那好就三天,你等着输吧!”

结果那天的比赛3:2,一共进了5个球。
直到睡着王源也没想明白,上半场明明很萎靡的两队为什么下半场跟打了鸡血似的?难道一切都是天意?
身旁的九十四也是直到睡着都在奸笑,好像偷腥的猫,烦得要死。
翻了个白眼,嫌弃地拿开腰上的咸猪手,轻轻娜得远一些,背对着枕边人陷入梦乡。

评论(33)
热度(57)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