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首先我解释一下,之前因为事情有点多就没更了,后来学校不断网了,每天晚上都上网上到凌晨,完了就倒头大睡,没有闲下心来更文。
本来以为没什么,可是被人三番两次催文之后意识到自己很不负责…
抱歉请原谅我的放纵…以后会变回那个日更的好孩子。
(文看心情,随时有可能完结哦!)
———————————————————

17

清晨六点半,阳光还没有温度,从没关严的窗帘里溢进房间。王源醒得早,看着阳光下漂浮的细尘和凌乱的被窝,身旁的人睡得一脸满足。
侧过身用手撑着头,细细地看着小凯的睡颜,好像要把他刻进眼底。有他在的时候,就算他什么也没做,光是他的存在,也能让王源觉得异常安心。

就是这个人,唯一只是这个人,放不下 忘不掉 舍不得。

不知道看了多久,王源决定起床了,刚想翻身掀被子,旁边的小凯感觉到这边的动静,皱皱眉头无意识地伸手捞住源源,圈在怀里,调整了一个自己觉得舒服的姿势,用额头蹭了蹭他的后颈窝,再一次安静下来。
王源有些愣,感觉到打在脖子上的鼻息,无奈地笑了。
放松了身体。算了,还是再睡会儿吧。

中考完那天,小凯一个人在教室收拾东西,刚拿出手机准备给王源发微信,发现窗外有女生往这边望。
想了想,小凯还是默默拿出了伞,就在教室里撑起来,盘腿坐在地上,一边整理复习资料一边笑着发微信。
“现在看到这些复习资料真的太解气了哈哈,等我拿回家一把火烧了!”
“不烧,还要留给我用呢。”
“你是我哪个啊?为哈子留给你用?”
“切~我还不要嘞!”
“不生气哈,我咋个会不管我小男朋友成绩呢。”
“渍!哈包!我在公司头!差点都听到了!”
“好好好,不说了我快点儿,马上就来哈。”

结果除了那天在公司,王源就没和小凯好好见过面,他中考完了之后天天都和朋友出去吃饭唱歌,一会儿是散伙饭,一会儿是谁谁生日。
“王俊凯!你放假了不得了哦!”
第三次打电话没人接,王源气鼓鼓地发完这条短信,拿起手边的笔继续写作文。
写到一半,电话响起,王源故意等了几秒才接。
“源源~在干嘛呢?~”
电话那边传来糯糯的鼻音,像小凯,可是又不太像。
“你不会喝醉了吧?”
“是喝得挺开心,但是没醉啊~啊哈哈~哈哈啊~”
“神经病!你怎么答应我的!”
火气一下就上来了,明明答应过自己不喝酒,好好保护嗓子,这家伙怎么能连自己的话都不听。
刚刚还在抱怨他玩嗨了就不理人,可是比起这个,王源还是立马就忘了前茬,专心生喝酒的气。
“嘘!嘘!你听!”
一阵叮零哐啷,正要不耐烦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清晰可闻的歌声,似乎是用的路边卖唱的人用的那种音响。
“You are my sunshine,my only sunshine. You make me happy when skies are gray...”
温柔的曲调,清亮的嗓音,像从音质最纯净的留声机里传来,透过听筒,填满整个房间。
这一定是全球唯一的经典唱片。
“听!我嗓子好得很!哈哈哈哈哈哈!”
瞬间像变了一个人,小凯又开始异常地嗨。王源在这头无语地抚额,画风变太快。
“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在家附近透气,酒味散点就回去,想跟你说会儿话。”
“算了嘛,耍那么开心哪想得到我哟!”
“王源儿…”
突然低下来的声音,还带着一些酒意的磁性,让王源措不及防,收起了脸上的笑,突然有些紧张。
“啥子?”
“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我晓得啊…你说过很多遍了。”
抓着旁边的书,手指不停地折着书角,心已经跳到了喉咙的位置,不知道为什么,王源觉得今晚的…有些不一样。
“可是你没有说过啊!”
“我不是唱了龙卷风吗?”
“那又怎样,你还是没说过。” 那边的小凯蹲坐在街灯下,盯着脚边的金龟子,着急地转着圈,背上的壳在昏黄的灯光下流光溢彩。“源源,说一次吧,我想听。”

“好啊” 轻轻闭起了眼睛,想起了刚刚的歌。
在下了一整天雨的潮湿的空气里,在静谧的夏夜,在异国乡村音乐简单的曲调中,小凯的声音有了蛊惑的力量,温柔地撺住他的心脏。
“王俊凯啊,我也真的,真的,真的,好喜欢你啊。”

“真的…”
听到怀里人软软的鼻音,小凯好笑的揉了揉他的头。
“什么真的?嗯?”
“哎呀…” 王源推开头上的手,哼唧哼唧地翻到另外一头继续睡,身上的薄被被他全部裹走。
小凯探过身子扒拉着他身上的被子,手伸到他腰上挠他。
“说呀!什么真的?”
“烦呐!” 扰人清梦,罪不可恕。
黑着脸看着小凯,眼中射出杀人光波,王源一边扒回被子一边用脚踢,想把小凯踢下床。
这边小凯来兴致了,抓住王源的脚顺势往后一扯,还抱着被子的王源整个人滑进被窝只露出个毛茸茸的头顶,等他把脸解放出来,刚好和俯下身的小凯鼻尖对鼻尖。
“说不说?”
小凯玩味地一笑,看着他眼里的狡黠,王源突然不敢闹了,把头偏向一边。
“哎呀不知道,刚刚被你吵醒,不记得做了什么梦了!”
“哈哈哈哈哈哈!”
小凯满意地看着怂成球的源源,轻巧地翻身下床,大笑着走进浴室洗澡去了。
王源一个激灵坐起身,咬牙切齿。妈的,什么说不说,就是想看我糗。
“王俊凯!你负50!!!”

洗完澡出来,小凯心情好到飞起来,没想到王源晃了晃手里自己的手机,傲娇地看着自己。
“哟~阿乐~新号码不错啊?”
抢过来,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巴巴看着他起身边走向浴室边说,“这么大了还是这些幼稚的行径,还说自己明白了会改,我看某些人是喜欢信口开河,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小凯有些无辜,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傻傻地愣在那儿。
王源得逞地偷笑了一下,转过身又是面无表情。
“你要是真觉得我在开玩笑你就马上买机票回北京吧。”
“源源…我…”
“真想让我看到你的诚意,就别继续幼稚了,负五十。”
“知道了源源,别生气,你要做什么我都陪你,什么都依你,什么都……等等,你叫我啥?”
“负五十啊。” 王源轻飘飘甩下这句话过后,走进了浴室。

从那之后,王俊凯经历了神奇的一周,王源都用分值来喊他,以便时刻提醒他要摆正自己的位置。
王源在主持他朋友的婚礼那天也叫他十一,搞得所有人都以为那是他小名。
甚至他自己都快忘了自己叫什么了。
但是尽心尽力当牛做马的小凯,还是赢得了王源许多的赞许。两个人就这么默契地过着,倒有一种玩闹的意味。

惊喜发生在千玺演唱会广州站的前三天,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哦不,回来了。

评论(12)
热度(48)
  1. 爱的萌的张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转载了此文字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