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12

到了香港,王俊凯找到酒店之后办理入住。
“先生,请问您要住几天?”
还不知道王源在哪儿,不过他觉得依照王源的性格,找香港最爱泡吧的几个朋友应该不难问出他住的地方。但是就是猜不准王源现在是还在生气还是已经想回家了。
无所谓了,管他怎么想,一定要把他带回去。
野了一个月已经足够,他不准备再放他自由了。
“先生?先生?请问你要住几天?”
“哦,不好意思,就……一天吧。”

到了房间,王俊凯换上一张新卡,给王源的号码发短信,之前自己的号码被他拉黑了。
—我阿乐,这我新号,在哪儿呢?
有点紧张,他觉得王源可能没那么容易上当,但是说不准一个没注意就中招了呢。
这时候电话突然响起来,靠,王源居然回了个电话。
赶紧挂掉,手机往床上一丢。
这个聪明鬼!

王源奇怪地看着被挂掉的手机。
“怎么了?谁啊?”
“不知道,有人冒充你,我回拨过去就挂了。”
王源跟一大帮人在吃火锅,旁边坐着阿乐。
“骗子吧,现在骗子真厉害,连名字都搞清楚了。”
是骗子吗?那为什么问我在哪儿?王源皱着眉头没想明白,心里有种怪怪地预感,不会是小凯吧?
“喝啊发什么呆啊!”
阿乐拍了拍王源肩膀,举起的酒杯就快要递到他面前了,王源笑笑,推开阿乐拿酒杯的手。
“诶哪有说喝就喝的多没意思!划一拳,输了喝两倍!”
可能是自己多想了吧,怎么可能会是小凯。
分手后在家里等了一周,人没回家,一个电话一个短信也没有。从期待到冷静到绝望,他已经知道王俊凯这一次是真的将他丢下了。他要走,他也厌倦了蹉跎,那就这样吧,再爱都曲终人散了。
删掉号码然后拉黑,王源发誓再也不回这个家,财产什么的,以后慢慢算清。
怕什么,才26,大好的年岁,未来还是美好的。
当时王源在飞机上这么想着,但是起飞的那一瞬间,还是很怂地红了眼眶。

几经周折,王俊凯多方打听,又要掩饰两个人已经分手,旁敲侧击终于问出了王源的下落。
原来今天雷子生日,一群人吃火锅,晚上去夜店。
生日就是好,聚会一个圈子都瞒不住,你可以看出谁和谁真朋友谁和谁虚情假意,也可以认识朋友的朋友又成为朋友,当然最关键是,你可以知道想找的人的下落。
王俊凯晚上差不多11点找到了那个夜店,叫“不回家”,给他慎得慌,“切,香港夜店还有这么土的名字。”
他不喜欢来夜店,觉得挺吵,虽然酒量还不错但是也不会抽烟,所以他认为自己算是和夜店格格不入。王源朋友太多,必要的聚会都会跟着去夜店玩儿,所以去得挺多,不过倒是也没觉得他有多喜欢,只是应付得很完美。
不过尽管酒量再好有时也会喝醉了才回家。

有次千玺的生日王源喝醉了,回到家前所未有的兴奋,一边脱衣服一边唱歌,T恤脱下来当鞭子要找他打架,以为自己是西部牛仔。王俊凯担心他吵到邻居,可王源就像不认识他似的让他根本近不了身,非要决斗。
正想发火,没想到王源突然闹累了,一头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无奈地给他盖好薄被,自己先去洗澡。
王俊凯用温热的湿帕给王源擦干净了,才安心地把他抱到床上去睡,又去找了酒精和棉签,给他擦手心。
“别装了,光享福还行。”
王源眼皮动了动,悄悄虚着眼睛,发现小凯头都没抬。
一定是试探我,王源心想,接着又闭上了眼睛。
擦酒精的手停下,王俊凯俯身贴上源源的耳旁,“我要亲你咯。”用的气音,低沉磁性,王源耳朵应声而红。
“耳朵都红了,还装!”
“我刚醒!都怪你吵我!”
一个忍俊不禁,一个理直气壮。
“好~怪我。”
只开了一盏台灯,小凯低着头轻轻地给他擦酒精,柔软的脸部轮廓一半陷在暖黄的光晕里,温柔地让人沉迷。
王源看着小凯认真的侧脸,满足的笑了。
“啊…真的很管用啊,我酒都解了!”
“哪有那么快,睡吧。” 声音也是温柔缱绻。
王源闭上眼,疲倦和手心传来的舒适感让他马上困得不行,艰难地吐出一句晚安,终于真正睡了过去。
王俊凯终于抬头,看着安静的王源。睡觉还像个小孩一样嘴巴微微张开。
轻轻笑了,“晚安”

王源在吧台一边喝酒一边无聊地找酒保攀谈,从十三年前的tfboys聊到中共中央主席。
“我真的跟你说啊,党好啊!没有党……”
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小凯穿过疯狂的灯光和人群,微笑着朝吧台走来,不,朝他走来。一时紧张忘了继续说话,酒保也没理他。
一定是自己眼花了,奇怪,今天喝了很多吗?
王源闭着眼使劲儿甩甩头,转过身继续喝酒。

“终于找到你了,源源。”

评论(14)
热度(68)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