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10

那天自己一时血气攻心说了分手,而王源那句分就分也是太过刺耳,王俊凯直到现在也老是想不起王源当时红着眼说了些什么。
只知道是很长的一段话。

下楼开车,今天雨下得有些不怀好意,好像在酝酿着一场巨大的风暴。王俊凯趴在方向盘上喘气,王源不在的这个月,好像元气也被他抽走。
盯着车窗前摆来摆去的雨刷,想起儿时骑单车的日子。

“王源儿我寒假要和同学去骑车,你和我们一起嘛。”
在追王源的那段时间,王俊凯几乎天天找他,要么聊聊天啊要么约他出去玩儿,王源一开始想得很简单,后来慢慢地想得多了起来。
“啊…你的同学啊,我又认不到…”电话里王源犹豫着。
“哎呀没得事,他们人都很好耍,而且有我在怕啥子嘛。”
再说了,以后还要给他们介绍媳妇儿,迟早要认识的。
“好吧!”其实王源一开始就很想答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推诿了一下,好在小凯耿直,坚持要让他去。
欢喜地挂掉电话,两头的少年都傻笑着。
离寒假还有几天,两个人已经迫不及待了,甚至在录节目时也兴奋得把路线也爆了出来。

王俊凯想到这儿,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打开加密相册,翻到了一张他们在骑到鱼洞之后朋友帮他们拍的照片。
照片里两个少年鼻尖都冻得有点红,细碎的额发却有些湿湿的,自行车头靠得很紧,傻傻两个人,笑得很甜。
看到源源露出的大板牙,王俊凯还是勾起嘴角笑了。

命运把温柔都留在了旧时光,他的青春仿佛因为爱上这个叫王源的少年而开始,也填满了他现有的人生。
在光怪陆离的灰色城市里穿梭,让人更想念十三年前那条阳光铺满的梧桐树小路,三个穿着纯白T恤的少年骑着单车,好像彼此相伴的路不会有尽头。
真是可怕,才一个月,王俊凯就好像失去了半个世界。

推开门的一瞬间,就看到何然的身影,在店里挑挑选选。
看到王俊凯,何然淡淡地一笑,“王老板终于来了哦。”
语气熟络。
“来拿点东西,等下就走,你随意。”
感受到了他难以接近的气场,何然依旧笑脸相迎,“原来你已经看到那个新闻了。”
绕过她走向柜台,拿出柜子里的文件夹,转过身面对面。
“有什么意思吗,何天后?”
背靠柜台,两只手搭在台缘,王俊凯面无表情。
“你们分手了?我朋友说他在香港玩儿了一个月了。”
“那又怎样?”
“小凯,我没有想跟你们成为敌人。”
何然随意地坐在摆放裤子的台子上,左手托脸,一脸天真地看着小凯。
“不是敌人,可我们也不会有什么关系了,我答应过他。”
“可我已经告诉公司你会给我写歌呀,新闻都发了呢,你想让我难堪啊?”何然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手链往下滑,露出左手腕浅浅的刀疤。
王俊凯扯扯嘴角冷笑一声,“你这人还真是快修练成精了”

猛然间,终于回想起王源的话,
“爱情这东西不是非此即彼的,何然的步步为营你敢说你现在还没发觉?可你宁愿选择顺她的意也不考虑我的感受。别他妈跟我扯不好意思太绝,一首歌就能彻底解决了。我告诉你王俊凯,有了这回她就还能搞出下回,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那么简单,你要是还不明白,我和你这辈子都会被她横插一脚!你满意吗!”
王源的心疼和绝望充斥胸膛,王俊凯突然感觉四肢发冷。
冷着脸两步走到她面前,躬下身双手撑着膝盖,盯着何然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以前不想做太绝,现在你触到了底线,我们再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了,你这么聪明不会不懂我的意思的。这是最后一次提醒,滚。”
说完起身往门外走去。

她觉得那个眼神比寒冬还要冰冷,温柔的眼垂却变成凌厉的弧度,看得她背脊发凉。
这不是王俊凯,原来少了王源的王俊凯,是这么可怕。
“帮我跟王源说一声,我很抱歉伤害了他。”
极力让自己保持冷静,这结果其实在来之前何然已经猜到了,可亲口听到他说,还是如此心痛。

“伤害他的是我,关你什么事。”
随着关门声响,何然坚持的骄傲终于崩溃。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你有没有爱他数载?
你有没有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
你有没有为他,放弃过自己的生命?
她有,她都有。
明明不想做第三者,可是心骗不了人,偏要拼死一博。
把爱都刻进绵长的时光里,化成平淡如水的温柔,没有挤进他们的爱情,换来的,只有一句与她何干。
小凯的心有正反两面,红色的那一面永远对着王源,留给她的永远是背后的灰色。
她很用心去爱了,对的错的都做过了,却败得一塌糊涂,除了恶毒,什么也没有从命运手中得到。

走出店门口,抱着双臂在屋檐下躲雨,何然脸上没有泪痕,抬头看向灰色的天。
谢谢你,暴风雨,让天空也陪我痛苦。

评论(25)
热度(66)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