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前两天试了很多次虐小凯,发现虐小凯真的太难了。

写了的都删了,今天重写。

就随意感受一下就行了,突然觉得到了这文的第一个瓶颈。

好紧张啊,好怕写不下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7

 

双王退出娱乐圈之后,经营了自己的服装品牌做裤子,总店在北京。

最近正在忙着上海和广州开分店,分手的这个月,王俊凯把自己当超人使,同事们看在眼里,却没人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毕竟王老板眼底的寒冰,在这个烦躁的夏日,其实消暑效果还不错。

可是再怎么强壮的人,一个月没好好吃饭睡觉加上高强度的忙碌,也会累垮,更何况心里有郁结的人。

王俊凯这几天越发吃不消了,低血糖现象越来越频繁,有时就算是坐着也会眩晕。

 

宁愿为加班力歇,也不想教思念沥血。

可思念它猖狂得很,一个冷不防,忙碌的生活就变得空荡荡。

 

喝了口葡萄糖,坐在书房的转椅上,盯着空白的天花板慢慢地旋转,眼前跟着浮现分手那天的画面,王源微红的眼眶和脖颈上冒起青筋,被踢倒一旁的行李箱和用力砸上的门。

一切像一场默剧,只有画面没有声音,两个演员就像小丑,卖力又滑稽。

情绪太多,反而很镇定。


不知道从何时起,争吵变成了两人之间的主旋律。

王俊凯一直觉得,三年前的那场争吵和以往任何一次没什么不同,三年里两人心照不宣谁都没有再提起那件事。可是直到两个月前何然的回国复出,他终于发现两个人之间这个要命的问题。
何然找到他,谈了很久,往事云烟可以不再提,她现在很健康。她别无所求,只希望能得到一首他为她写的歌,以此终结她所有的疯狂。王俊凯没有马上答应她,只是告诉了王源。
这就足够了,足够将三年细心呵护的平静打破。
那一个月两人点火就着,都已经放弃给何然写歌,还是在吵。

王俊凯要去上海出差的前一天,最后一场吵架。一切都像是一场噩梦,场面太过混乱,也或许是那时候分心的事太多,分手时情绪太过烦躁,小凯总是想不起来那天王源到底说了什么,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只知道,有人说了分手,有人说了这次走了就不会再回来。

 

“喂?嗯,明天我休个假,身体有点不舒服,让小方去跟那边先谈谈吧。好,没事,就这样。”

挂掉电话揉揉太阳穴,疲倦地仰着头走到厨房,随便煮碗面填填肚子。从橱柜里习惯性拿出两个碗时,王俊凯还是稍微愣了一下。

身旁水在锅里咕噜噜地冒着热气,双手撑在边缘,左脚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橱柜。

哦,是了,是自己说的分手,是自己摔门而出说的这次不会回来了。

 

可是现在回来的,却只有自己。

为什么明明这么后悔,却不去找他。为什么没有了十四岁的大勇,不敢去弥补自己造成的伤痕。为什么没有了十八岁的自信,只一味地守在原地做困兽之斗。

王俊凯突然开始厌恶这样的自己。

急着出门时踢乱的拖鞋,深夜回到家开灯的第一眼看到它们还是那样摆在那;看到电视里好笑的画面习惯性转过头,发现他没有在旁边分享;换被单的时候,在他睡觉的地方发现一根头发。

每到这些时候,王俊凯才感觉到,王源是真的走了。

 

一个在假装的理智和放纵里赔上了所有快乐,让自己狼狈不堪。

一个不敢嘶吼进退不得,守着回忆消耗余温。

爱情突然失重,两个灵魂就这样漂浮着,在每个路口悲伤地穿梭。

人啊,不能太幸福。上帝如果眼红,会让你们在某一个时间性情大变,爱情痒了,就因此遇上危险。

以往的日子有多甜蜜,现在就有多难回到过去。


这就是命运的玩笑,明明爱到要死,却都固执不肯先发声,只是等。

就揣着恶意看这场好戏,看是你先缴械,还是我先投降。

又或是,我们势均力敌,用悲伤结局。

 


评论(19)
热度(59)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