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龙卷风

虽然说了是先虐后甜,可我都边写边想,所以我也不知道啥时候开始甜啊!

有几个小伙伴让我赶紧甜,我思前想后觉得不妥,分手画面还没描述呢还没虐完!

但是为了满足下她们,这节插一段甜的(我尽力做到自然了...不甜别打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

王源那之后其实没有去找千玺,组合刚解散,千玺一个人压力很大,加上刘志宏的失踪和楠楠转学的事儿,王源真的不想去烦他。
他回了家里,和妈妈新养的金毛玩儿了半个月。狗狗叫圈圈,妈妈说圆圆长大了留不住,圈圈可以。
王源的心一下就酸了。

其实没有真的误会小凯跟何然有什么,也不是不懂他的想法,他就是这么个体贴又负责的傻瓜。
但有时候这样的博爱太伤人。
我不是一定要你只对我一个人好,只是你可不可以,在对别人温柔的时候,回头看一看我的眼神。
英雄也懂猜疑,圣人也会妒忌。
我只是个凡人,也做不到十年如一日满分的包容。
说来说去还是恨自己。
王源想,如果没有王俊凯,自己就是无敌的,可谁叫自己甘愿被绑在一起,留了个这么大的软肋。
在外人面前潇洒酷帅的源哥,在小凯身边就是生活不能自理的撒娇鬼。

算了吧,不认栽还能怎么样呢。
半个月里第一次开机,看着快被轰炸的信箱和未接来电,有些得逞的笑了,难怪小凯每次都喜欢等自己去求他,这种被人追着道歉的感觉真爽。
躺在沙发上摸着身边圈圈的背毛,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给小凯回拨过去。
“源源!你终于接电话了!你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嘿,你管我去哪儿了?”
“……还在生气吗?我跟何然,真的彻底没关系了,医院那次是最后一次见她,她要出国调养,我连联系方式都删了。源源,别这样,我这半个月觉都没睡好。”
“说那三个字”王源眯着眼,用一种熹妃娘娘的语气说到。
听到这个,小凯总算松了一口气,“对不起!”
“还有呢?”
“我爱你。”
许久不听,耳朵还有些麻,王源轻轻勾起嘴角,忍住快要咧到耳根的笑。
“到我妈这儿来接我,六点之前不来我就不回去了。”
“啊?可是我还在北京拍…”那边小凯立马慌起来,没等他说完,王源满足地关上手机。
故意翘起兰花指点一点圈圈的头,“小格格对不起啦,本宫要回宫了,帮我照顾好太后娘娘~”

现在想起当时小凯下午五点多出现在家门口的狼狈样子,王源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
千玺奇怪的转过头,怎么这个人一会儿伤心一会儿笑的?
“王源儿你是不是停药了?”
王源立马收住笑,“我好得很!”
“是吗?那不好意思啊是我看错了。”
“早知道三年前应该把事情说清楚再和好的,我以为何然走了就没事了,我以为他道歉了就是明白了,但其实何然从未真正离开,他也从未真正明白。不然为什么她一回来,我们就又变成这样了?”
王源觉得自己这两天有点虐待自己的眼睛,轻轻阖上眼皮,“我以为我们永远不会分手的。”
千玺习惯了王源今天的反复无常,看看时间自己也该回酒店了,但是窗外雨还没有停。

给经纪人打了电话来接自己,转过身看着床上像烂泥一样的王源,叹了口气。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没有你以后...”

手机又响起,王源有气无力接起电话,“干嘛?啊...不来了,我不在香港了,恩,玩儿得开心啊。”

关机,嘟囔了一句重庆话,千玺刚想说话,经纪人发来短信说马上到这儿了。

“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跟我出去一趟。”

“啊?...去哪儿?”

“你头发实在该剪了。”


我以为,我的颓废能让你心碎。

我以为,你能体会我此刻的意冷心灰。

可你只是,不闻不问。

(未完待续)


评论(22)
热度(61)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