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再见露丝玛丽

知道何韵诗和容祖儿吗?

知道啊,香港歌手嘛。

听过她们的故事吗?


......


我叫马思远,我的人生一帆风顺。

如愿考上重点大学,如愿获得理想的工作。

父母身体健康,女朋友温柔漂亮。

只是,最爱的人不在我的身旁。


2024年,中学母校校庆。

脱掉西装外套,松了松领带,就这样坐在空无一人的操场。这时候,全校所有人都在旁边的礼堂参加庆典,时时传来喝彩的声音。

当年也是这样。

“哈哈,罗密欧与梁山伯。”

轻笑,突然听到一阵飞机的轰鸣,怔怔地抬头望着那串飞机痕。

想起那个走的人。


2014年,自习室,安静得只听得见两个人的心跳。

“嘿马思远,今天自习室只有我们两个人诶!”karry突然凑到我跟前,吓得我,把手里笔一扔,“你老是这样一惊一乍吓唬人!”

看着他仰头大笑, 露出脖颈上浅浅的喉结线条,和尖尖的虎牙。

“ 知道何韵诗和容祖儿吗?”“知道啊,香港歌手嘛。”

“听过她们的故事吗?”“什么故事?”

“就......我听说她俩互相喜欢,但最后还是没在一起啊。”

“......喂,她们是女生啊,而且是明星啊,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是啊...”

说完这句,自习室又安静下来,karry转过头继续做题,没再看我。我反而愣愣地看着他发呆, 有点不知所措。

好吧,karry很少这样莫名其妙。

他追我的时候,给我讲题,送我礼物,帮我打架,还撕我情书。霸道又自私地侵占我的生活,然后稀里糊涂的,我的世界就只剩下一个他。


这半年,是我人生中最刺激疯狂的时光,因为karry的存在。

我们逃课去听演唱会,在喧闹的看台,我和他第一个吻。

我看到他眼里是满场的灯火海洋,也有全宇宙的温柔。

“马思远,我要是走了,你别等我。”

“啊?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是因为现场太吵,没有听清。

其实我是听清了,却没有听懂。

走,为什么走,走去哪里,为什么你走了不准我等你?

喉咙像被谁掐住了,窒息的感觉。扯下领带,松开衬衣两颗扣子,差点喘不过气。闭上眼做了几个深呼吸。


马思远,都十年了,你还要这样吗。

露丝玛丽,如果玛丽走了,谁人是露丝不再紧要。


karry走的第二年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了他自习室里的暗示,她们即使有过热吻,可惜也永远无法开灯。或许也有过不顾尘世目光的日子,但美丽的情话还是淹没进人潮,身旁途人逼得那样紧,她们还是败给了名誉。

明白了他演唱会的预防针,言犹在耳,是他彷徨不够信心。


你早就知道要离开,一开始就不要来招惹我。

走出校门,在那家那时候每周五我们都来“改善伙食”的中餐馆点了满桌那时候最爱点的菜。听到隔壁桌几个庆典里偷溜出来的学生聊天,年轻稚嫩的声音,谈天说地,聊着未来。

未来,我来告诉你们未来,未来你们会分开,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露丝玛丽再合衬也似未存在过,从此世上再无这二人。

马思远和karry再登对, 也只存在过记忆里的校园。

祈求天父饶了我,让我忘掉他,我真的受不了。

让我今生平平淡淡完了,别无他愿。


我叫马思远,我的人生一塌糊涂。

因为,最爱的人不在我的身旁。


评论(4)
热度(9)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