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09 苍了天了见鬼了!

白敬甜刚坐下,吴映酒就拿出自己刚画好的几幅草稿向他展示。
“这些都是我的想法,怎么样?我有没有很厉害?”
白敬甜拿过来看了看,这都是些什么鬼?全是三只星星眼的幽灵,有的拿着笔,有的拿着书,睡觉的玩儿电脑的...
“为什么都是这个鬼娃娃?”
“这就是我啊!”
“你有三只眼睛吗?”
“你不懂,这是艺术,就像史迪奇的牙,有锯齿呢资道吗(一边说一边咧开嘴示范自己的牙)”
“狗也有啊。”
“......”
“狮子豹子老虎都有呢你咋不说二郎神有三只眼睛,这还有点出处。”
“我不管!我就是觉得三只眼睛很酷!”
“那这个跳大神儿的呢?”
“它是在跳舞啦!舞!dance!”

吴映酒觉得这个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白敬甜看她脸颊鼓鼓的样子决定不怼她了,低着头笑了笑,然后改口说“其实还行”,看她立马骄傲起来又觉得刚刚应该再怼一会儿。
要是魏大花看到白敬甜竟然会跟人聊这么无聊的话题,还笑得津津有味宠溺有佳...应该会风中凌乱了。
(此刻大花正在巷子里追逃犯,突然被cue,大花:???没到我的戏呢吧?)


“对了白白你来干什么的呀?”
“鬼鬼~稿子画好了给我看看哦。” 欧洁从房里出来,手上还举着电脑一只手打着字跟别人发邮件。
“好嘚!来噜~~”

白敬甜听到她用挺亲昵的称呼叫自己,心里一惊,想到的不是抗拒或者抵触什么的,而是一直琢磨着猜测她是不是也跟他一样,总想着要再见面呢?
哎呀卧槽怎么这么不专业,来调查取证的怎么在人家家里坐这么久还没切入正题。

白敬甜赶紧给欧洁打了招呼说明来意,虽然之前警方已经在发现尸体当晚问过她,她搬来这个小区没多久,几乎没见过沈月更别谈有什么了解了,但他还想确认一下其他事情。
“既然是鬼鬼认识的警察朋友,我当然尽力协助,不过我也不保证能不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你也知道我跟她没有交流的。”
“欧洁,我了解..” 白敬甜终于收回上扬的嘴角,气场严肃起来。
“是欧姐姐啦,叫一个姐感觉好老喔!”
“什么一个姐两个姐,你说谁老了。”
“略😝,欧————”
“ou什么ou打你哦死小鬼。”
谁知吴映酒突然插嘴,空气里的严肃突然就支离破碎了。白敬甜的气场突然垮掉,但又莫名不觉得被打扰,刚刚自己好像弦崩得太紧,被鬼鬼这么一闹,该想起来自己这样很可能问不出想要的结果。

其实一开始他是怀疑了欧洁的。
案发到报案这段时间,只有单元楼的监控是运行的,楼道里的都坏了,虽然这足以掌握单元楼进出人员,但无法排除住在这栋楼里的人。预估死亡时间在两周前的3月5日凌晨到傍晚。作为一个邻居,在案发已经过了三天的情况下,销毁一些痕迹是很充足的,就算家里沾上了血迹,也可以用洗涤剂清除。与其去大费周章整个房子都做一遍检测期望找到漏掉的血迹,不如面对面询问排查。

“欧...欧姐,你说你没见过沈月,那你刚搬进来的时候,怎么知道对面住了人。”
“哦,我刚搬进来一周之内还真的以为对面没人呢,感觉门口都要积灰了一样。”
“一周后呢?”
“有一天门口贴了物业催费的纸条,我下班回来就被撕掉了,总不可能是别人家的人撕的吧。然后从那天开始,就经常看到吃完的外卖扔在门口,每次都是物业的保洁阿姨收。”
“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设计师,珠宝首饰。”
“冒昧问一下你,你,是同性恋么?”

“白敬甜!”
还没等欧洁回答,吴映酒倒先敞亮的一嗓子打断了白敬甜的提问。
吴映酒刚刚从白敬甜开始说来意的时候心里就不舒服,他总觉得白敬甜看欧姐姐眼神不对,就好像在看一个杀人犯。欧姐姐怎么可能是杀人犯!所以她才故意打断了他。
虽然咋呼,但是有效,注意力马上被转移了。
现在他又要窥探别人的秘密,警察就能随便挖人隐私了吗?!
“好啦鬼鬼,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对,警官,我只对女人感兴趣,不过...小女生这一款,对我来说的吸引力跟男的没什么区别....
“欧姐姐是不会跟那个叫什么月亮的学生有一腿的!”

尴尬...白敬甜没想到又被鬼鬼打断了,的确是唐突了些,但这样他就没办法判断欧洁的回答是不是临场反应了。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怀疑你跟沈月...”
“其他也没什么好怀疑的了呀,该问的警察都问了,你是唯一一个发现并且关心我是拉拉这一点的,难道不是在怀疑我情杀?”

“嚯!你果然怀疑欧姐姐!”
吴映酒突然就从沙发上跳起来指着白敬甜生气吼到。
“诶,装弹簧了么你,我这不是正在给你欧姐姐洗清嫌疑么。”
欧洁一脸不解。
“沈月的确是在读,但她情况比较特殊,在老家工作好几年了不甘心才到大城市来,成人高考过后专升本科,其实她已经36岁了。我们对外只说了她是某某学校的学生,但并没有说过她的实际年龄,知道这一点的只有认识她的人,和见过她的,真凶。”

白敬甜还有没说出来的原因,从进屋到欧洁本人的穿着打扮、对称的摆件家饰、发邮件的格式和刚瞄到的桌面及文件收纳管理来看,这个人是一个完美主义者,职业又是设计师,大概有一些强迫症倾向和高审美标准。
他直觉认为这样的人,应该会采取更干净的手段,而不是拿刀捅溅自己一身血。死者家里一看就是长时间也不收拾一下,又乱又随便,总觉得跟欧洁不太搭。

虽然这些并不是有实际证据佐证的结论,但是从犯罪心理学上来讲,凶手的动机、作案手法都与其性格特征、日常行为特别是特殊习惯是有一定内在逻辑的。

看到白敬甜在思考,欧洁也几乎猜到了这当中的一些细节。刚刚趁着他在跟自己解释的时候吴映酒为了报复他,用画稿的笔在他衬衣袖子上写字,白敬甜察觉到了但就由着她画继续讲凶案的事,这会儿说完了,他也没在意鬼鬼在他衣服上干了什么好事。
欧洁微微一笑,这俩小屁孩儿,小学生都比你们会谈恋爱。
“好啦,鬼鬼的画稿我得研究一下早点把成品做出来给你,还有其他事也要忙。白警官要是还要查什么就让鬼鬼陪你去吧,我什么事她都知道,而且她这会儿画完画稿了也没什么事做。”
欧洁摆摆手,端着电脑又回书房了,关上门之前透着门缝悄咪咪往外瞅了眼,两个人互相看了眼,没回答行也没回答不行。
一个警察,让他查案还要带着无关人员这种影响工作的事,竟然也不马上回绝了。
跟三岁小孩儿似的鬼鬼,让她做这么“刺激”的事,竟然也不像平常一样一蹦三尺高。

欧洁乐了,真好玩儿。

“唔...我不觉得你是坏警察,只是不想让你怀疑欧姐姐而已,刚刚对不起啦……”
“什么对不起?” 白敬甜还在纠结,欧洁让他带鬼鬼查案这也太荒唐了怎么可能答应,但是他竟然还没有马上拒绝。是自己变得不专业了还是...看上鬼鬼了啊?
“就是冲你发火还在你衣服上...” 吴映酒越说越小声,她看到白敬甜一直盯着她眉头还微微有些皱,还以为要生气,她决定要帮他查案子就当道歉了!“反正我现在没事做啊!而且我很聪明的,我跟你一起查,绝对不给你添麻烦,只是帮忙,好么?”
“啊?...嗯……” 白敬甜想这真是苍了天了,大老爷们儿到现在没谈过恋爱,以前想谈的时候没机会,现在一心工作没心思想这块儿,偏就在调查都一个案子的时候碰上这个...鬼鬼......真是苍了天了见鬼了!

先看了现场再说,白敬甜相信是他的跑不掉,不是他的他也追得到,早晚的问题。

两个人到旁边的案发现场,吴映酒紧张又激动,但还是尽量控制自己的音量,在白敬甜身后探来探去。
“我可以做什莫!告诉我我能帮什么忙?你需要我拍照?找线索儿?什么样的线索儿?”
白敬甜想保持严肃,但在她面前实在憋不住笑,“线索,这儿没有儿,你不用学我们说话。” 然后走到画着尸体位置的地方蹲下观察地面,心里琢磨着该让鬼鬼去干点儿啥好。本来是不需要她帮忙的,但是带她来了,告诉她用不上你,照她这性子,不知道会不会觉得难过。

“我进来了耶!我竟然从那条黄色的线外面进到里面来了!” 鬼鬼惊觉自己从光明正大踏进警戒线里,她就不是“围观群众” 而是查案子的“自己人”了,激动地捂着嘴,原地打转,“白白我...白白我能叫你白白吗?我真的算是进来了是不是?我不是警察的话那我是...大侦探吗!...或者侦探的助手?我应该先干嘛?你要干嘛?”

白敬甜又笑了,明明大几岁的人了,跟小孩子一样。嗯很..很可爱。
“可以叫。是的你进来了。随便你想当侦探也行当助手也行。你到除了案发现场这儿的客厅外另外两个房间,先去她卧室,看看有没有什么跟她人际关系或者家庭、财务、哎反正就是能找着什么秘密就找找。我想自己先分析一下。” 耐心地回答她的问题,就算前几个并没有什么意义...
白敬甜打算回去之后仔细反思一下,以前虽然没什么固定的理想型,但也没觉得自己是喜欢性格很活泼这类的啊?才认识几天除了名字和年龄之外,连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哪儿人、什么工作啥也不知道就想些追不追到手的问题。

-未完待续-

后续大概是周末更几篇长的,工作太忙没时间,但大纲我已经想好了。
我不止爱魄魄,我也爱明侦,现在白警官已经排除了鬼鬼(根本就没有怀疑过好吗)、欧洁,接下来会间隔时间越来越短地出现新的凶案,连环杀人凶手的动机、背景、手法、证据也都想好了,但是请大家不要当作是现实推理文来看哦因为肯定有不专业的bug因为我能查的都查了查不到的我也不知道警方是怎么做的,大家就当是架空到了明侦节目里吧😊
除了现在怀疑的何暖,白警官会陆续怀疑蔡叔叔、吴三石,并排除嫌疑抓到真凶哒!

评论
热度(9)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