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金城刑警恋爱物语)05

05 那个扎球球的女生

“你们锁定的嫌疑人有哪些?”
一个午饭时间,白敬甜问了很多关于案件的问题,基本上所有怀疑的点都已经调查过了。
本市的人口买卖和传销组织并不壮大,情况基本上都在公安局掌控之中,跟其他部门的信息沟通来看,基本可以排除孟菁菁被卷入社会案件的可能性。
所以大家越来越感叹撒队的直觉很准,孟菁菁可能就是遇害了,而凶手更有可能是与孟菁菁有关系的人,且尸体已经被藏了三个月。
“不算嫌疑人,只是有几个调查对象。当初跟孟菁菁争夺保研资格的三个同专业学生,王佳,她的室友,王菲尔,另一个班的第一名,吴三石,同班男生,其中只有王菲尔没有留在金城工作,其他人都分别进了不同事务所实习。另外还有孟菁菁在两年前使用交友软件有过密切联系的三个同城男性,三个人都有相约线下见面的记录,之后孟菁菁没有再登陆过账号,初步判断应该其中一个人是她的秘密男友。”

“那所谓的分两拨行动就是指这个吧。”
“对,现在小李他们负责调查网友关系,我们负责调查孟菁菁学校关系,刚把调查范围缩小到这三个人,你要是已经了解完了情况,下午跟我们一起出外勤吧。”

“没问题。还有,你们调查过抛尸可能吗?”
“可能的所有野外抛尸地点前两天已经都找过了,明江那么大现在没有足够的材料不可能申请大规模捞尸。”
“以前租的房子调查结果怎么样?”
“没有任何可疑线索,中介交房的时候请点了所有个人物品,也打扫过了。”
“孟菁菁经常出入的场所呢?”
“有过消费记录显示的所有地点都没有人提供有用的信息。”
“emm...看样子,只能先从这几个人下手了。”


吃过饭,只有撒队先回局里,剩下三个人前往金城经贸大学初步了解情况。
找到会计专业的党委办公室,晨哥向学院书记沟通了情况,找到了孟菁菁王佳钟思源的班主任和王菲尔的班主任配合问询。

白敬甜打算单独行动,因为他总觉得老师们掌握的信息可能没什么价值。
毕竟,学生和老师知道的八卦,大概画风会很不同。
他打算调查下同专业的在校学生,虽然案子没有公开,但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风言风语,那反而是最有可能接近真相的。
孟菁菁在学校的时候连任了两届校艺术团的团长,她的室友王佳大三是校青年志愿者协会的会长,可以说是两个风云学姐了。而新的艺术团团长与青协会长又刚好是同一个专业国际贸易,今天下午该专业是客座教授的公开大课,白敬甜在路边的校学生会干部栏前拍下两个男生的照片,打算等他们下课。

买了瓶可乐,白敬甜蹲在教学楼前面的花坛边玩儿手机,耳边又传来一个似曾相识的笑声。

吴映洁在花坛另一边坐着,不知道在看什么笑得差点仰头栽进花坛里。
白敬甜看着这个扎着丸子头的背影,认出来她是中午吃饭时见过的女生。他眼睛比较毒,可能是职业习惯,见过的人所有特征他都会有些印象,她也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但他并不是一个会无故主动开启话题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在花坛这一头就开口喊了对面的女生一声——或许是因为他猜这个女生可能是学生?

“诶对面扎球球的女生,请问一下。”

其实连白敬甜自己也没有发现,以他的一贯作风,就算她是这个学校的学生,难道这么多学生,他都想挨个问一遍吗?他又为什么会无故对一个学生感兴趣?

吴映酒听到背后有人喊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头上的丸子,觉得应该是在叫自己。

鬼知道她为什么会懂球球这个莫名其妙的形容是指丸子头。

“你叫我吗?”
吴映酒转过身,隔着花坛看着白敬甜问。
“对,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缩什嘛啊?”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
“可以啊,但是...要不你过来吧,还是说我过去啊。这样很累诶。”
吴映酒吃力地保持转身的姿势,还要扯着嗓子大声说话,她不懂为啥两个人要这样隔空对话。

喂,你不先好奇为啥有个陌生人想问你问题吗?

白敬甜这才觉得自己行为诡异,也对,要问人家问题干嘛坐这么远就开始说话了……
他起身拿着可乐绕过花坛走向对面,吴映酒眼睛随着他的身影,身体跟着转,本来都扭了一半,继续180度、190度、200度...诶不行了,扭不过去了,又转回来反方向扭过身,白敬甜就看着她坐在花坛边三百六十度来回转,他突然觉得很好笑,手背捂着自己下半脸,不太好让别人看见自己在嘲笑她,太不礼貌了!

“诶你是...我见过你诶!”
吴映酒终于认出他是中午吃饭见过的人,突然兴奋的喊起来。”
“是吗?”
“就中午吃饭的时候啊!你不记得吗?啊原来你不是在看我啊,哎哟我还以为我笑得太大声被你听到了。”
“嗯。”
这姑娘怕不是有点傻吧!这回没来得及挡脸,白敬甜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你在笑什莫?”
“没什么没什么。”
“对啦你要问我什莫问题。”

差点忘了...

“哦是这样...我是警察。”
“蛤?Σ(゚д゚lll)” 吴映酒突然僵住。
“别紧张,跟你没关系。”
“那、那警察找我做什莫。”
“我在调查这个学校的某几位学生,你在这里读书吗?”
“啊没有啊……我不是这里的学生......”
“......” 白敬甜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神经病,为什么会觉得她坐在这儿就肯定是这里的学生。
这下尴尬了,那他该问啥。
“我看起来像还在读书吗,我早就不是学生了好吗!” 吴映酒貌似很认真地想要纠正他。按表情痕迹分析,这应该是一个人不满别人对自己的既定映象的表现,从回答来判断,她可能经常被别人当作小孩子,而她不喜欢这样的肤浅定义。
“那你多大了?”
“89年的啦,你呢。”
“哦……我也是啊,跟你同年。”
“是吗?看不出来耶,你看起来好小哦。”
“你看起来也很小啊。”

几秒钟的功夫,女生身上的不满就消失了。
看样子是个很大大咧咧的性格。

“我是来找我蔡蜀黍的,他在这边上课,我要等他下课带我粗去玩。”
噗...也难怪别人总把她当小孩看,白敬甜这么想着。

“警察,你叫什么名字啊。”
“白敬甜。”
“白警察,我叫鬼鬼。”
“啥?鬼鬼?哪个鬼?”
“就是鬼的鬼,鬼鬼啊。”
“好吧,不错的名字,你难道没大名儿?”
“吴映酒,但我不喜欢。”
“为啥?”
他不知道自己整个人的状态都放松起来,一只手撑在花坛边,一只手拿着可乐抛了又接,悠闲地就开始跟这个女生聊起来了。

白敬甜,你还记得你在这儿是干嘛的吗?

评论(1)
热度(14)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