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又:金城刑警恋爱物语

金城公安局接到失踪案上报,接踵而至的连续杀人案件将所有人的命运连接在一起,拥有“战神”之称的金城刑警大队在警员白敬甜等人的调查中,渐渐接近案件真相。在为第一位嫌疑人洗脱嫌疑的过程中,白敬甜认识了坚强快乐的吴映酒,两颗心逐渐靠近,而另一边,爱情的火花也绽放在撒队长、设计师品牌创始人欧洁、大学老师杨蓉三人之间...
金城即将迎来最漫长的黑夜,爱与恨、犯罪与邪恶交织,一念成魔,“战神”如何维护正义,还金城一个黎明?
蔡作家、吴三石、何暖、张若云,谁才是潜伏在凶杀案背后的真凶?
众人身后又各自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文案
我们都是不被天父眷顾的人,却不敢相互取暖
因为见过了太多冰冷,越是惧怕太阳
但谁让你不小心烫到了我
对不起,你逃不掉了

——————————————

正文

01 回国

欧洁把车停好,熄了火。
双手还搭在方向盘上,额头轻轻靠上去,闭上眼休息。耳朵以上的头发往后梳,用几何图案的发夹固定,任由披散下来的发尾在肩旁随着呼吸颤抖,勾勒出线条流畅优雅的侧脸。

她太累了。

这几天正逢时装周品牌合作推进到关键时候,三天只睡了几个小时,昨夜又被刑警打扰。
从未打过照面的邻居竟然遭到凶杀陈尸自宅,配合调查、录口供,刚从警局出来又马不停蹄赶来机场接师父的女儿。

欧洁开车来的时候脚趾都绷紧了,生怕自己太疲,精神一松出个车祸啥的。

“我可不能死,死了还怎么赚钱”

眯了几分钟后欧洁抬起头,对着遮阳板上的镜子确认了一下自己的脸还能见人。

正打算抽根烟醒醒神,瞅见一个小人拖着半人高的行李箱一边打电话一边朝停车场走来。
戴了一顶黑色针织帽,素面朝天的脸上只有一副无框眼镜,明晃晃的一口大白牙配合着爽朗的笑声,整个人都是阳光的味道。

可能是箱子太重,不然欧洁打赌这个小人都要蹦起来了。

“好啦蔡蜀黍,不要担心~我当然会去找你啦,等我住进朋友家安顿好——”
“啊不是不是,我说错了我怎么可能住朋友家嘛……”
“好啦好啦我发誓我没有跟我妈吵架!我妈已经叫她徒弟来接我啦,你这样一直跟我讲电话人家都打不进来诶!”

徒弟?妈妈?
欧洁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卧槽,还以为就眯了两分钟!
又翻了翻师父发来的吴映酒的照片,卧槽,这小妮子怎么这么快!
赶紧把手里的烟丢了,匆忙走过去。

刚刚挂了电话的吴映酒就像换了一张脸,没了笑容,只有满脸的疲倦。
欧洁有一瞬间感觉那个三天只睡了几个小时的人是这个小女孩儿,不是自己。
“吴—呃,鬼鬼?”
突然想师父的嘱咐,不要叫她名字,叫她小名鬼鬼就行了。
吴映酒抬起头,瞬间又挂上了笑容,镜片后的大眼睛全然没了刚刚的倦意。
“你好~!你si不si欧姐姐?来接我的吗!”
“对,有点事耽误了,抱歉啊让——”
“啊啊啊欧姐姐你好美噢!我妈都没有跟我缩你是个大美人!!!”
欧洁一惊,自己话都还没说完,就被这个小鬼来了个熊抱。
她穿了高跟鞋,吴映酒穿的平底,扑在怀里,欧洁还真有种接孩子幼儿园放学的错觉。

“哈哈,好了好了,你坐了这么久飞机,精神怎么这么好。”
吴映酒从怀里抬起头,眼镜挂在鼻尖,圆溜溜的眼睛盯着欧洁,一边说不累不累,一边左看右看。
“看啥?”
“没什么,欧姐姐你皮肤好好喔,这么近看都没有毛孔诶Σ(゚д゚lll)”
“什么没有毛孔,没有毛孔我就死啦!” 忍不住揪了揪她肉肉的脸颊,欧洁觉得师父的女儿跟师父气质简直完全不一样,这就是个宝宝嘛!瞧这可人疼的。
“好了好了,快上车吧,我先带你去吃午饭。”
“耶咦!”
怀里一空,吴映酒双手拖着箱子咕隆咕隆像小火车似的就往欧洁来的方向跑。
跑了三五米终于想起什么回过头来。
“咦?欧姐姐你车在哪?”
欧洁又没憋住笑,抬手一指,“那辆牧马人。”
“噢噢噢”
咕隆咕隆,小火车转了个向。

欧洁哈欠连连走到驾驶座,吴映酒已经放好行李了,还没等她搭把手。
吴映酒看起来跟个小朋友一样没大没小的,但从小离家上学、工作,特别独立,行动力也超强,从头到尾没有麻烦过自己。
欧洁知道师父没有结婚,虽然没有见过她女儿,但多年的陪伴也听来不少家里事,也算是“听着”她长大了,本以为是个会有些阴郁的孩子,今天见了觉得这个小姑娘挺有意思的。

“欧姐姐,你很累吗?”
“啊,我还好,最近比较忙而已,想吃什么?”
没忍住,又打了个哈欠。
“我来开吧!你在副驾驶睡会儿。”
“?” 欧洁有点不好意思。
“哎呀我又不是不会开车,你睡会儿吧,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好啊,那我放心交给你哦”
欧洁知道自己现在这个状态开车也不是很安全,虽然麻烦被接机的人开车不太礼貌,但是她不由自主地跟这个刚见面的女孩迅速地熟络起来,似乎不用太客气。


或许这是吴映酒的天赋,她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消除任何人的戒备心和距离感。
或许,也是生活磨砺出来的本能。
只是天赋比本能听起来更幸福,毕竟所有人都知道,天赋是不需要付出的。
其实在吴映酒心里,她更愿意幻想自己生来就有这样的好性格,所以她总是让人感觉,这是她天赋异禀。

目前为止,她至少轻易地骗过了所有人,因为她连她自己也骗了。
一场数着秒针熬过的噩梦,还不如被蒙在鼓里,安稳度过余生。


上了车,刚开出机场,可能是欧洁实在太累,她竟然一边听着身边的人叽叽喳喳说话一边就这么睡着了。

吴映酒偏过头看到欧洁已经睡着了,微微一笑。车停在红绿灯前,她拿出手机连上蓝牙,车载音乐开始播放手机里凯尔特中世纪风格的音乐列表,将音量调整到合适的大小,探过身把后座的薄被轻轻盖在欧洁身上。

车向市区的方向继续开,吴映酒也疲倦地打了个哈欠。她也不是不累,坐这么久飞机,行李又重,但是欧姐姐眼里血丝的红得吓人,上车没几秒就睡着了,不知道是有多累才会这样。

她不想给人添麻烦。

评论
热度(18)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