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03 白敬甜

03 白敬甜

(本文所有城市均为虚构,相关部门组成机构不一定与现实生活相关,请不要较真)

————————————————

白敬甜,93年出生,中央刑事警察学院刑事犯罪侦查系侦查学专业第一,研究方向刑事侦查、技术侦查,破格获得法学双学士学位。

“小白,你真的考虑好了吗?以你的专业成绩和智商天赋,继续深造刑侦技术研究,可是很有可能大有作为的。”
白敬甜毕业前发表了几篇关于犯罪心理、侦查与反侦查、侦查技术支持的学术论文受到了学院导师的青睐,通过公务员考试之后学院几次找他谈话,希望能说服他进入公安事业单位发展,继续犯罪研究。
“撒队,你是真心劝我的吗?”
白敬甜给对面的金城刑警大队撒队长斟上一杯,撇嘴笑着问。
“嗨,我这不是象征性地劝一把吗,你来我们队里我当然高兴,谁不想要人才,虽然你还没转正,但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这个过程一定很快的。只不过嘛……”
撒队一口喝完面前的酒,眯着眼上下打量面前这个瘦高的小伙子。
不论是过于白的肤色,还是眼角那颗将深刻的五官线条调和地有些秀气的泪痣,还是清瘦的体型,实在不太像一个能打的。
“你这小身板儿——”
“我身板儿怎么了?我这叫显瘦,我的肌肉含量在我们专业可是算前几的,要不要给您露一手?”

白敬甜是一个好强的人。
看起来干净秀气,但是在学校里所有见识过他能力的人都不会怀疑,这个人将来会是一个刑侦人才。体育从来不会输给别人,超高的智商和专业能力,职业技能考试一次过,还未毕业就有许多单位伸出橄榄枝。
只有白敬甜自己知道,这一切除了天赋,还有自己从未轻易放弃的执着和努力。

“不用不用不用,喝酒呢好好喝,谁要看你露一手真是,我队里高手还少了?你以为你能镇住我?”
“哈哈,我知道,您不就是我师兄呢吗,虽然您在刑警学院的时候我还在玩儿泥巴......”
“怎么!我现在正直壮年我跟你说!就你这小胳膊小腿儿的我一个能打三个!”
说完之后撒队突然跟发酒疯似的开始打把式,只是缩起脖子眯起眼睛的样子实在有些猥琐和别样的喜感....

这是白敬甜来金城刑警大队——“战神”报道后第一次跟撒队出来喝酒,早就听说“战神”的威名,只是没想到全国破案数能力最强、几次调查行动被称为教科书案例的队伍,竟然有一个这么活泼的队长。

谁都知道撒队长以擅长案件分析能力和作战指挥能力出名,读书的时候撒队曾经被邀请到学院公开授课,一时之间成为许多刑警学员的偶像。白敬甜以为这会是一位冷静、沉稳又不苟言笑的人。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为啥要到金城来。”
“这不久仰战神大名么。”
“说人话。”
“想战斗在一线”
“说人话。”
“这怎么就不是人话了?我一刑警学院毕业的我想当刑警还需要其他理由?我不当刑警我闲着没事儿学刑事侦查啊?”
“我问你的时候你瞳孔丝毫没有变化,证明你根本不经思考,这个回答是早就准备好的,视线下移脑海有经过回忆,但是回避了回忆到的内容,你的真实目的并没有告诉我。”
“厉害厉害,大佬大佬”
白敬甜双手抱拳,讪笑着又给撒队整了一杯酒。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
“哦?”
“嘿嘿,”撒队突然开始怪笑,
“你一定是——
———因为
———太崇拜我
———所以才不惜回绝东三省联合特殊刑事侦查行动大队的邀请
———执意要来金城。”

时间仿佛静止了。
白敬甜简直不敢相信。
这个人竟然如此不要脸。

“给您竖个大拇指。”
“哈哈哈哈哈哈哈!又多了一个粉丝☝🏻,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白敬甜觉得,可能这位前辈早就喝醉了。

——————————————

第二天,白敬甜早早起床,晨跑后洗了个澡到局里上班。

金城被明江贯穿,明江以西为老城区,以东为新城区,新城区又分南北东中四区,中区东区最为繁华,北区作为政治中心,几乎所有省市级办公厅都坐落在这里。但白敬甜租的房子在老城区,他又不爱坐车不爱挤地铁,每天他起码要花四十分钟时间走路通过明江大桥到北区上班。当然了,以正常人的走路速度,可能得走一个小时就是了。

局里人都戏称金城公安局为“狼牙山”,一是因为公安局设在半山腰上,二是因为...整个局里一共不到十位女警员,很是凄惨。要知道隔壁海市公安局一个厅就有二十几个女警员!

他们刑警大队还是狼牙山中的狼窝,更是一个妹子都没有,连办公室和预审科的都全是男的,异常凄惨。

“新人来啦!”
“是女的吗!?”
“滚开,撒队不是早就说过了吗,来的是中央刑警学院的白状元。”
白敬甜打完卡后所有人就围了上来,开始互相介绍。
“来来来,这是你今天份的早饭。”
“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接过同事的包子,白敬甜问。
“教你第一个咱们队的规矩,早餐呢每个人轮流负责一周,这周是小李,下周是我,你晨儿哥,你最后吧,到你了再告诉你。”
“对,还有哈,希望你能够推陈出新,除了楼下的包子煎饺店以外力求让大家吃上不一样的早餐!”
“那你们干嘛不买别的。”
“诶...楼下只有那一家早餐店...”
“局长家亲戚开的吧这是!”
“那谁知道,反正大家都吃腻了。”

“对了,撒队呢?”
聊了这么会儿天,大家伙儿吃完早饭已经散开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开始做事儿了,白敬甜还没看见队长的身影。
还不知道自己分配了什么任务,白敬甜跟着眼缘最好的前辈晨哥转悠。
“哦,老大啊,不到最后一秒是不会出现的。”说着,晨哥看了眼墙上的钟,开始读秒。

最后十秒,只见两个身影炮弹一样并行冲进办公室,门框都快挤坏了,前面的大个子手长,刚要抢先打卡,被撒队一个白眼止住了,让他先刷,等他后刷的时候,晚了三秒。

迟到了。

“啊啊啊———老大!都怪你!我迟到了!我这个月的全勤!全勤啊啊啊———”

听到这个声音,白敬甜觉得眼前一黑。

魏大花。

当初他想进刑警学院,家里人就担心他会不会被欺负。他家里女人多,从小受他妈,他姑姑和他小姨三个人的唠叨,自从上大学军事化管理,他觉得耳根子终于可以清净了,结果没想到,新生报道第一天,寝室住进了一个比家里三个女人加起来还要烦人的魏大花。
按说魏大花是学反恐方向的不该跟他一个寝室,但是他是他们专业方向多出来的一个床位,刚好安进白敬亭住的寝室。

孽缘啊,没想到到金城来了还能遇上他。

“你得了吧你,哪个月你拿过全勤,每天早上跟我抢前后脚上班儿你还好意思怪我。”
撒队边说边拿工作证跳起来打魏大花,白敬甜好像听到了整个办公室的嘲讽笑声。

评论
热度(16)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