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04 一眼万年

魏大花抱着头逃向自己的工位,经过白敬甜身边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小白!!!”
白敬甜嫌弃地往晨哥身边靠了靠。
“你怎么在这儿!小白!你来金城了怎么不告诉我呢!你是来报案的吗!”
“去你的,谁会到我们办公室来报案。我昨天开会说什么你又没听吗!”
说完又是跳起来一脚,魏大花刚从脑袋上放下的手又往自己屁股上捂。
“啥?!说啥了?”
晨哥拍拍魏大花肩膀,不露声色地夹在两人中间止住了撒队的攻击,“大花儿,介绍一下,小白是新来的,你俩本来就是一届的,看起来关系还不错呀?”
“岂止不错!哎哟我俩这是一对儿啊对吧小白!告诉大家伙儿咱俩在学校关系有多好!”
“是,我们一个寝室的,这家伙整天跟在我屁股后边儿转。”
“对对对,我整天就跟着他呢!”

“好了闭嘴吧你,正事儿还做不做了!同样是一个寝室的,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撒队一手拿起座位上的包子开始吃,一手从身后的档案柜里抽出一碟卷宗往魏大花身上招呼。
“把调查进度和所有细节跟小白理清楚,今天之内他必须充分介入这个案子跟上我们的节奏”,交代完魏大花,撒队转向晨哥,“晨儿,小白也先交给你,大花人是闹了点但你带的还不错,他俩都是新人,这段时间你多费心。”
“是的老大。” 魏大花和晨哥齐声回答。

进入工作状态下的撒队气质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白敬甜终于有了正式入职实感。

“小白,你跟我来会议室吧。”
魏大花带他到隔壁会议室,将卷宗展开,重要信息贴在幻灯片旁边的白板。

魏大花神情严肃,开始讲起案件始末。

“这个案子是个失踪案件,上个月局里收到某支队上报,称失踪人员孟菁菁家属在孟菁菁毕业前往美国留学后就断了联系,距今三个月美方学校从未受理孟菁菁的报道材料,孟菁菁的所有同学、原住址也在出国前办理了退租手续。”
“支队已经调查过出入境记录,显示孟菁菁根本没有上飞机,所以她还在国内。”
“但是一个大活人在国内不可能消失无踪,支队调查显示近三个月没有任何孟菁菁的生活很急,所有电话卡、银行卡、身份证都没有使用记录。”
将最后一张孟菁菁电话通讯记录贴上白板,魏大花转头看向白敬甜。
“孟菁菁老家在外地,但失踪前在金城的大学学金融,成绩优异,拿到保研资格,成功收到美国某金融大学的offer.”
“大学期间没有住校,在学校附近租房。现在案子已经移交给我们了。我们接手十天以来监控了金城所有待出租房屋中介和酒店、银行、医院,还未收到任何孟菁菁出现的消息。”

“你们推断她不是单纯的失踪是么?”

“对。”
“孟菁菁家庭状况我们已经了解了,妈妈全职太太,父母均无兄弟姐妹,家里一个姐姐在镇上超市当收银员,工资微薄。全家剩下的唯一经济来源就是父亲承包的货运冻车,她属于一路拿奖学金自己争气考来金城。应该说这样的家庭条件她应该不会去外面租房,但经调查她从大三开始就没回学校寝室住过。大学期间也没有交男朋友——至少没有公开的男朋友。私人关系经调查也没有任何高利贷、赌博等灰色进账,没有打过工,也没有任何当情人的记录。”

白敬甜看向幻灯片上放大的孟菁菁的照片。
一个笑容甜美,眼神灵气的女孩。尖尖的下巴,妆容精致,打扮入时,看不出一丝小镇姑娘的气质。
“越是没有奇怪的收入来源,一个没有工作没有兼职还打扮光鲜的学生承担所有房租、个人消费就越可疑。除非...”

“除非有人资助她。”

“但你们还没有找到资助者对么?”

魏大花笑了,嘴角露出梨涡。“你还是这么聪明。”
“废话,要找到了你们至于分两个方向分别进行深入搜索么。”
“你怎么知道......”
“猜的。撒队所有卷宗都放在身后的档案柜里,只有近十年来的所有失踪和凶杀悬案相关资料摆在桌上,说明他在最近几天在翻查过去所有未解决的案件里有没有相关线索;而靠门边儿几个哥们儿却在调查嫌疑人的网络信息及某社交软件的使用记录,说明你们已经知道了孟菁菁有个秘密男友。所以一拨人调查孟菁菁收入来源,一拨人调查孟菁菁可能出现的遇害情况。”
“不全对,我们是在调查她的收入来源,但其实只有老大一个人认为孟菁菁可能已经死了。”

白敬亭翻完卷宗,整个案件轮廓已经清晰地印在脑子里。
孟菁菁人缘好,没有仇人,同校师生对她印象都不错,再加上没有任何灰色或违法记录,几乎不可能是仇杀;前后没有符合条件的意外事件;签证、机票购买、退租都正常进行,没有发生强盗事件;没有精神疾病或留下任何自杀倾向。队里大部分人判断孟菁菁的失踪是跟黑市人口买卖或者传销组织有关,不太敢直接断定人已经死亡。
但是...白敬甜的直觉告诉他,这个案子很不寻常。


从九点开始,白敬甜在魏大花的补充说明中基本掌握了现在案情的所有调查结果,一晃到了午饭时间,撒队叫他一起吃饭。

中午撒队开车,晨哥、魏大花作伴,四个人前往中区一家潮汕牛肉火锅店,为小白接风。

“怎么样?进入状态还快吧?”
晨哥这个人给人感觉很和煦,幽默健谈气质出众,能力也强,撒队很器重他。据说家里是高官,从小就很争气,靠自己进的金城刑警大队,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他家里人具体是什么官,从不搬出来张扬。
白敬甜很欣赏他。
“还行,只是现在有很多疑问。”
“很正常,有什么问题待会儿挨着给你解释,不清楚的所有疑问都对接下来的调查方向很重要。”撒队一边说着一边找到定好的位子招呼大家坐下。


另一边角落。
欧洁也刚停车回来坐在吴映酒对面。

这边儿撒队和晨哥先去搭自己的蘸碟,眼角瞥到欧洁,撒队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看到一个大美人儿!”
晨哥无语地将正欲上前搭讪的撒队拖住,“行了别让新人看笑话行吗!”
“也对,不能破坏我在粉丝中的伟岸形象。”


“小白,为什么毕业过后我问你去哪工作了你不告诉我你要来金城。”
“本来那时候也还没确定啊。”
“那就来确定了为啥不告诉我?”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们难道不是中刑第一cp了吗?这么好兄弟你不告诉我你来这儿了!”
魏大花表情比分析案件的时候还要严肃。
“哎呀行了这不都成同事了么。”
魏大花依旧一脸地不信任。
“我本来打算安顿好了再告诉你的行了吧。”
“嘿嘿,我就知道,你这小子慢热,其实心里还是有我的。还能有谁比我更重要呢!你说是吧晨哥!”
“行了别这么恶心人家,快,该你们去搭料了。”
白敬甜满脸黑线走在前面,魏大花像条大金毛似的跟在他后头,跟在学校里的时候一模一样。

路过吴映酒那一桌,白敬甜听到一阵爽朗的笑声,回过头刚好跟出声的女生对上视线。
帽子把头发都遮住整张脸露出来,显得脸更小了,但是女生脸蛋肉肉的笑起来非常可爱,没化妆的素颜显得大眼睛非常瞩目。
可能他此刻的表情因为魏大花的缘故显得太过冷漠,女生在看到他眼神的时候不好意思的收住了笑容,眼睛里有怯怯的神情,怕是以为吵到自己了。

白敬甜转过头。

他不知道从这一眼开始,命运的车轮开始转动,天南地北的两个人在自己的轨迹上终于遇到对方,后来会因为一桩案件,驶向同一个未来。
而这桩案件,也开始渐渐拉开帷幕。


“既然钱都帮她还清了,那我还看她干什么?”
“唉,你这小鬼,这一点跟师父一模一样,固执。”
欧洁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心疼,她看着吴映酒露出的落寞表情,知道这些年一个人,她独自承受着生活的压力和亲情的缺失,外表越是阳光,越是被生活逼出来的表象。
想想自己,愈发觉得惺惺相惜。
吴映酒啊,你知道吗,我们,都是不被天父眷顾的人呀。
只是,你是太阳,你选择不管自己遇上了什么苦难,都要让自己滚烫;
而我是月亮,我选择把痛苦隐藏在黑暗里,温柔是我唯一的武器。

评论(1)
热度(17)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