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讨厌有的节目强行组cp” ——何炅

【赤子无罪】02 吴映酒


18年前,南城某个别墅区附近不起眼的小高层住宅楼里,住在501的租客,一位单亲妈妈和她上小学的女儿跟往常一样相互无言地吃完晚饭。当天正是9岁生日的吴映酒小朋友拿着妈妈给的5块钱,礼貌地道了谢谢,收拾好碗筷,回到房间轻轻带上房门。


这个一室一厅的小户型挤挤攘攘地摆放了很多小家电和收纳箱,吴映酒很熟悉所有箱子里都装这些什么,也知道她们宁愿把东西常年放在箱子里,也不买些置物柜来摆放。
因为她们房子是租的。
她们总是搬家。
何必把东西拿出来呢?反正没过多久又要装回去,然后运到下一个地方。
吴映酒不记得住过多少地方,她只知道自己在南城东南西北都住过了,最夸张的时候二年级换了三个学校,转学麻烦花了两年时间才读完一学年。

“既然读书这么麻烦,那为什么我非读不可呢?”
吴映酒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气,她从很小就有这个疑问,难道不读书自己就不能长大了?
有时候妈妈会很温柔地告诉她小孩子只有学校可以;有时候妈妈会狂躁症发作一巴掌甩在她脸上骂她鬼心眼多。
一开始吴映酒会委屈极了她会画画,美术老师夸奖她有艺术天赋;她会唱歌,音乐老师夸她声音很好听音也很准;她跑步和鞍马也做的很好,还会打气排球。但是妈妈从来不在意,也不在意她成绩上升了还是下滑了。
虽然不在意,却又不准吴映酒说出不想上学想给家里省钱的话。
所以吴映酒每次都默默忍下去了,她心疼妈妈也心疼自己,虽然有很多事情不明白,但是她明白妈妈的悲伤是真的。

吴映酒先撑开自己写作业的小桌子,把5块钱塞进扑满藏在放桌子背后靠近衣柜的小空间,然后安静地开始写今天的功课。

每一年生日都是这样的,但是今年吴映酒在新学校交的朋友告诉她,生日都是要吃蛋糕唱生日歌的,而且还会有蜡烛。
“就是停电了会拿出来用的那种蜡烛吗?”
“才不是嘞!生日蛋糕的蜡烛都是很漂亮的蜡烛!”
很漂亮啊……?
怎么样才算很漂亮的蜡烛呢?
别的朋友好像都是这样过生日的,而她到九岁这年,才第一次知道。


“Enchanter, come to me,
Enchanter, come to see,
can you,can you come to see,
as you once were blind,
in the light now you can sing?
in our strength we can rely,
and history will not repeat. “
吴映酒的思绪回到很多年前,每次回到南城她总要复习一遍,像在回放看过的电影,参观别人的人生。
她好像没什么波澜。
所以她很满意这样没有波澜的回忆方式。

欧洁轻轻睁开眼,觉得在凯尔特女歌手空灵又自带史诗感的歌声中,好像做了一个梦,不像自己平时会做的那种梦,所以睡得异常认真。
“哎哟,不小心睡过头了。”
“哪有~欧姐姐你还可以睡会儿呢,咱们还有三十分钟才到~”
“不用啦我睡得很好,我们鬼鬼真贴心,谢谢啦,姐姐请你吃好吃的。”
“吼啊吼啊(๑‾ ꇴ ‾๑)欧姐姐以后都不用跟我说谢谢了都请我吃好吃的吧!”
“哈哈,洒洒水没问题的啦👌”


一路上欧洁被吴映酒逗得哈哈大笑,两人交换了彼此的星座、爱好、感情状况、喜欢和讨厌的明星,正打算交换生辰八字的时候,吃饭的地方到了。
“你先去点菜坐着等,我去停车。”
欧洁理了理吴映酒帽檐边露出来的乱发,她刚刚从车上下来还热乎着,帽子就戴的太随意。
“是的教官!”
小火车没了咕噜开得更快了。
等欧洁停好车,吴映酒正像幼儿园里等放饭的小朋友一样乖乖地坐在两人桌的一方,面前是冒着热气的汤锅,旁边一桌的潮汕牛肉已经摆整齐了。
注意到吴映酒准备好了两种蘸碟让自己选,欧洁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边煮牛肉一边问出了一直疑惑的问题。

“鬼,为什么你这么几年不回来看看师父呢?”
吴映酒勉强地笑笑,脸上是掩饰不住地为难,“欧姐姐...你是我妈的徒弟……那...是怎么样的徒弟呢?”
欧洁马上懂了她在意的点,吴映酒其实不大愿意提起这么尴尬的事情,但是她怕自己知道得太多,如果说谎马上就会被拆穿。
”关系很好的徒弟”
“蛤Σ(゚д゚lll)”
“甚至会照顾到师父生活的徒弟。”
“蛤...(´・ェ・`)”
“关于师父的事什么都知道的徒弟。”
“(._.) 那...我妈以前欠了很多钱的事情你也知道嘛?”
“知道。”
“那...她曾经是小三,私自生下了我却被抛弃了,欠下高利贷,后来为了钱还跟不同的叔叔在一起的事情你也知道嘛?”
“知道。”
“那...她永远入不敷出,我帮她还钱,直到三年前...你也知道嘛?”
“呃……啊?”😳
“你不知道?!你说你什么都知道的欧姐姐你骗我!”
欧洁已经无语了……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啊……

“迟早得知道的嘛,难道你不会告诉我?”
吴映酒思考了一下,虽然自己的事她不喜欢跟别人说,但是欧姐姐不一样,她第一眼就很喜欢她,而且欧姐姐跟自己家里关系亲密更是知道很多情况,她是很愿意把她当知心姐姐告诉她这些话的。那的确是迟早要知道。

这么一想,欧姐姐说得是很有道理。

“所以咯……既然钱都帮她还清了,那我看她干什么?”

吴映酒这个人,看起来好像很好控制,但往往你总在不经意间发现原来她才是最有自己主意的人。她可以不在乎无关紧要的事都受你控制,所以她就任由你控制,她又有天生的磁场让你在紧要关头只能尊重她的选择。她的选择不多,但一旦她选择了,你会发现她是很有想法的,有自己的理由和坚持,你改变不了,也没办法堂而皇之提出更好的选择。

谁又有资格呢?她已经给了别人最大的空间展示自己,好像谁都是聪明人似的,谁又好意思再贪得无厌要她再多给一些?

评论
热度(15)

© 小学作文苗苗班班长 | Powered by LOFTER